思如摇着扇子一脸得意,话说到这,她当然不会坦白那荷花金线的荷包其实是几百年前的老货,在储物空间里都落灰了,冷凌风自己都忘了是怎么来的,恩,就当是做个人情吧。

  云依爱不释手。

  她紧紧抓着荷包,那触感,比云家天资最好的云岚腰上挂着的还要好,看着更为精致。

  虽然又被怼,满满嫌弃的口吻,但这次,云依不生气,冷家嘛,肯定好东西很多咯。

  这荷包当然不起眼。

  别人也不会把珍贵的宝贝送给一个陌生人。

  炫富不是这么炫的。

  “谢谢你。”

  她看着思如,真心诚意的感谢。

  冷少救了她,救了她娘,还送她一个储物空间。

  云依心里陡然升起防备,她脸上笑意不再,眼睛紧盯着思如,嘴唇抿得紧紧的,“云依与冷少素不相识,冷少有何目的!”

  思如:……

  最气的是何无霜,简直气笑了,她冷冷看着云依,嘴角勾起嘲讽,好一番仔细的打量。

  收回视线。

  “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有什么值得冷大哥图的。”

  云依:“……”

  何无霜见她不甘的表情,嗤笑一声,“难道我说错了吗?冷大哥是何许人也,能看得上你?你长得不美,倒是挺会做美梦的呀!怎么,心里是不是已经想来一出灰姑娘被冰山少爷各种霸道各种柔情的戏码了?”

  “告诉你,不可能!”

  都是女纸。

  她说的,都是自己曾经做过,或梦里做过的。

  何无霜咬牙切齿。

  剑人,居然还瞧不上冷大哥,你有什么资格!

  呵。

  还图?

  图个逑!

  云依一张脸涨得通红。

  她、她发现确实如何无霜说的,一穷二白的自己根本……

  妮儿默默开口:“炉鼎就不要想了,你才入门菜鸟,跟你双修……呵,炉鼎是谁还说不定。”

  云依面红耳赤,想反驳,但,这番剖析没有错。

  真双修的话……e,算起来还是她占了冷少的便宜,其实,冷少侠义仁心长得又帅,如果真看上她了,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嫁谁不是嫁。

  嫁个有实力的美男纸既能镇宅又能养眼。

  思如听她们越说越不像话,脸都黑了,打断道:“一口一个双修炉鼎的,喂喂,你们忘了自己的人设是单纯天真的小仙女了吗?”

  “当然,不包括你。”

  最后一句是对着妮儿说的。

  妮儿鼓起包子脸,“你偏心!”

  思如摇扇肆意笑道,“我偏的是我的心,关你屁事!”

  史前老怪物!

  妮儿:“哼!”

  气呼呼的背过身不再理会他们,画圈圈。

  何无霜跟云依脸瞬间红了,滚烫,轻咬着嘴唇娇羞无限。

  真是……

  思如道:“我救你是碰巧,并没有什么目的,至于你母亲,唉,我这人就是太善良了,生活在一个充满温暖与爱的家族,见不得别人家破人亡母女分离,救就救了,没什么的,如果你觉得我是有目的的,那行,就此别过。”

  就要走。

  众人一脸懵。

  云依满脸羞愧,她、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也是。

  她有什么值得别人图的呢。

  最后还是妮儿给了个台阶,说旅途少个做饭的。

  但,修士需要吃饭?

  反正云依还是加入了思如的队伍里一起走了。

  孟氏……

  思如把她送到了圣武学院山脚下的小镇,买了座小院,又找了几个仆人服侍着,留下足够的钱财。

  安置好才离开。

  云依也很满意。

  与母亲告别,便随着思如一伙开始了旅途。

  思如对云依很好,经常在修炼上指导她,不光如此,还弄掉了云依丹田上的封印。

  封印一出。

  卧槽瞬间灵气狂涌,简直能化成实质了。

  感触最明显的就是云依本人了,瞬间经络通畅扩大了两倍,随着灵气灌入,她的修为狂飙,一下冲到炼气大圆满,她咬了咬牙,用尽全身的灵力猛的一冲,只听到咔的一声。

  很细微的响动。

  像是极薄的冰片被摁碎了。

  云依心里一喜,成功!

  随即虚弱的睁开眼,脸上却激动万分,神情复杂的看着思如,“冷少,谢、谢谢你。”

  咬唇。

  垂下眼眸,娘,我能修炼了,我终于能修炼了!

  我,不是废柴!

  可能是同极相斥,同是女主的磁场相排斥,何无霜很瞧不上云依,撇嘴嘲道:“才不过筑基而已,哼,也值得这么高兴,果然是废!”

  云依没理她。

  高兴的想蹦起来!

  只是筑基吗?总有一天,她能登上最高峰!

  思如但笑不语。

  就像是云依之前说的,她,确实另有目的。

  没办法。

  这个任务是要帮何无霜成神的,可某个妹纸总是想靠外力,生产还有一群讨厌的忠犬。

  本着,帮一个是帮,帮一双也是帮的选择。

  思如大发慈悲的找到另外一个女主,并在女主对原生家庭的怨气值达到顶点之前拯救她。

  谁规定必须是多灾多难的人生才能刺激成长,难道活在蜜罐里的妹纸就注定会失败吗?

  她不信。

  孟氏没死,云家也没做过分的事情,云依心里的怨恨还没达到刻骨铭心不死不灭的程度。

  甚至……

  她或许还期望着能得到云家的承认。

  而如今,云依还是一张白纸,没错,没有被天道安排的所谓是祖先的白胡子老头的污染。

  修真这条路没有捷径。

  两个女主互掐……不,互相监督竞争,共同进步。

  思如是这么想的。

  云依并不知道。

  云依放在储物空间角落里那枚孤零零的玉佩也不知道。

  白胡子老头还在沉睡。

  天道设下了禁制,必须要沾到天命之人的血才能解除限制。

  空间,还是很安全的。

  打着早就陨落的祖先名号的百科全书大人大概是要永远睡下去了。

  就跟何无霜一样,没有百科全书,就找不到天道安排在各处的机缘跟金手指,只能靠自己。

  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

  云依每天修炼很勤快,她呼吸吐呐,不懂就问。

  害羞?

  有增长实力重要吗?

  当然,每天都要遭到来自于何无霜一伙的嘲讽。

  最开始,云依想着人家先入队伍,实力又强,就忍。

  何无霜是那能适可而止的?她反倒得寸进尺。

  俗话说,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

  不就是吵架怼人,谁不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