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想跟你说啊……”

  望着那一道忽然之间冲出了炼魔渊,身形魁伟霸道,几乎填满了半个天地的少魔虚影,方寸也不由得微微心惊。前朝太子,果然不可小觑,此前见他,分明已是一个废人,只能躲在炼魔渊里推衍百八天魔,就连手底下的最强战力,也是此前诱降了的守山宗前任宗主。

  但孰料,便是这样一个废人,居然也可以瞬间吞纳魔气,化成这等可怖存在?

  当然,方寸也可以看得出来,此人怕是强提境界,耗了本源的。

  此时的他看起来是强,但恐怕也只有这片刻的强了。

  对于这样的存在,该怎么办?

  按照方寸的原则来说,那自然是该躲过他最强的一阵儿,然后等他耗死自己了。

  ……

  ……

  “听言伪朝最强者,便出自方家。”

  而见得方寸毫无声息气机回答自己,少魔神色酷烈,似乎极为不满,大喝道:“我已知晓,你便是方家第二小辈,既敢称妖师,又如何在此时藏头露尾,毫无强者尊严?”

  说话之间,大手涌荡,狠狠向那一片夜色抓去。

  “不好……”

  凰神王见到少魔出手,知道方寸必然在那一片乌云之中,更是深知以少魔之力,方寸此时未入仙境,恐怕绝非敌手,情急之下,身周爆发层层凰纹,直向着少魔一掌之力迎了过来,与此同时,神念激荡,引动了其他几位神王。在她这等层次之下,这已经等同于求援。

  她也深知,此时的少魔以百年魔息塑造魔身,力量强的可怖。

  仅凭自己一人之力,怕是拦不下他,须得五位神王同时出手,才有可能一战。

  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纵身而上,其他几位神王,却皆面露冷笑,居然没有一人出手,只她自己一人,挟着凰纹迎向了少魔一掌,于此虚空之中,那荡荡凰纹,竟显势单力薄。

  “呵……”

  龙神王在这一刻,只是面露冷笑,别说帮忙,看热闹的心情已再清楚不过。

  他本就差点被方寸逼得造反,自绝于大夏,亏得如今峰回路转,才得了一线生机,此时自己就恨不得灭了方家,又如何会出手相救?而麟城与雀城神王,也不知心里想得什么,同样也是看热闹的心思大过了其他,笑意盈盈的站在了边缘,没有丝毫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他们自然也看得出来,少魔不过是强弩之末,由得他消耗力量就罢了。

  若是可以白捡这场大功,那便是心想事成。

  没道理非要为了那方家的老二,硬是要和此时的少魔拼斗一场。

  至于鼋神王,则表现的像是本想出手,但刚刚一露气机,便见其他人没有出手的打算。

  心下生怯,又悄悄缩了回去。

  也正因得各方心里皆怀小九九,竟使得堂堂五大神王环伺之下,少魔一掌向着夜色抓去,只有凰神王一人上前阻拦,纵是她凰纹激荡,拦下了部分少魔魔意,仍可见得魔意滔滔,滚滚不停的向着那一片夜色涌了过去,仅是魔意的余威,便已经将那一片夜色荡得干净。

  “方老二……”

  凰神王见得这一幕,已是心惊胆骇,脸色苍白。

  只是,也就在她这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之际,却忽然瞳孔微缩。

  定睛看去,那一片夜色散去,空空如也,夜色之下,分明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凰神王也怔住了,有些难以理解。

  她知道方寸应该就在此间不远,但是神识感应,却完全不知道他在哪里,刚才见到夜色存在,知道他应该是被夜色保护,这才不顾一切,也要阻止少魔,但孰料竟是幌子?

  既然如此,方二去了哪里?

  他又用了什么手段,竟使得在场这么多人,居然完全找不到他?

  “嗯?”

  龙神王见到方寸居然不在夜色之中,也有些意外,失望的摇了下头。

  雀神王与麟神王脸色不变,似乎也有些看不成好戏的遗憾。

  鼋神王感慨不已,连连摇头,似乎松了一口气,连声道:“幸好,幸好。”

  ……

  ……

  “呵呵……”

  同一时间,谁也无法察觉之地,方寸手持功德伞,与夜女立于虚空之中,距离少魔并不远,冷眼看着这场间大发魔威的少魔,以及不顾一切帮助自己的凰神王,还有坐山观虎斗,似乎恨不得立刻看到自己被人打死的其他几位神王,眉眼似乎微微阴冷,嘴角却有了笑意。

  “我之前便已说过,你的夜色,在少魔发狂之下,不一定护得住我。”

  他向夜女道:“至于大夏五大神王,来就来了,但同样也不见得可以护得住我。”

  “当然,不是他们能力不足,而是愿不愿意的问题。”

  “……”

  夜女打量了一眼方寸撑在手里的伞,没有询问方寸为何撑起了这把看起来很普通的伞,就敢站在这么近的距离,而是眼神冷漠的扫过了那几大神王,低声询问方寸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

  “……”

  方寸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觉得该怎么做?”

  夜女明白方寸的意思,道:“我敬先生,尊先生,也信先生,但有些时候,难免有些无法理解先生。他一世为人,但愿意为他的却很少。他向来教我要心怀仁善,以己渡人,但我发现,当我心怀仁善为了别人时,别人却不见得会同样以仁善回我,反而沾沾自喜……”

  “所以,我直到现在,都没有学会先生教我的‘好人’二字。”

  “……”

  方寸似乎有些意外的看了夜女一眼,忽然一笑,道:“看样子,我们才是一种人,我也是敬这位兄长,尊这位兄长,为了完成他的遗愿,不惜一切,但我同样也并不那么认可。”

  “就像如今,我知道该如何帮大夏利益最大化,但做了,心里却不舒服。”

  “大概……”

  他声音微微一低,道:“这就是兄长是仙,而我最多沾个妖字的缘故吧!”

  夜女沉默了半晌,竟似觉得很有趣。

  她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妖会怎么做?”

  方寸也有些意外,然后笑道:“仙为包容,以德抱怨。”

  “妖为阴毒,莫说以德抱怨,你不来惹我,我都要去惹你,更何况先撩者贱?”

  “……”

  话音落下之时,他目光投向了一处,向夜女道:“帮我。”

  夜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忽然之间笑了。

  ……

  ……

  “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同一时间,少魔正大发魔威,厉声呼嚎,滚滚魔意,袭卷四方。

  这等魔意暴涨之下,就连五大神王也皆脸色大变,下意识后退稍许,只是他们谁也不敢逃走,面对这等事关国运之事,他们已接了仙殿旨意,那么谁也不敢放少魔离开,但是,他们又不愿与此时的少魔交手,因此只想盯着他,看他什么时候才能将自身的魔气耗尽。

  甚至,包括龙神王在内,还有人下意识的左右去看。

  不知道这方家老二究竟藏在了哪里,如果真被少魔找了出来,就好玩了。

  也就在这一刻,忽然又是一片夜色,翻滚而出,直现东方,在这一片浩荡虚空里,这一片夜色出现的突兀,且性质与其他力量完全不同,看起来倒像是白纸上的墨点那么清晰。

  少魔强提修为,已有些神智不清,但也对此极为敏感,瞬间翻掌袭来。

  龙神王顿时大惊失色。

  他便守在了东方方位,少魔挥掌袭来,竟是直接攻向了他。

  下意识便要抽身而退,绝不能成为第一个和少魔交手,抗他压力之人。

  但还不等真个身形退开,便又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自己本来就是待罪之身,只想着靠这一战,重新得到仙帝的好感,以免他自天外天归来之后怪罪自己,如今在这当头,自己不主动出手也就罢了,倘若少魔逼来,自己退来,被他逃了,岂不是罪上加罪?

  一时心里憋屈,只退了半步,不得不迎上了少魔一击。

  只是他也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那片夜色,惊怒之下,一片法力直往夜色而去。

  但不分神还好,这一分神,法力不足,顿时被少魔魔意冲撞,一时身形竟站不稳,如被一连串的大山轰击,喉咙一阵阵发甜,而那一片夜色被法力击散,里面仍是空无一物。

  “呵呵……”

  其他几位神王见得龙神王倒楣,也皆悄无声息后退,包括凰神王在内。

  居然仍是看戏模样,只看龙神王如何倒楣。

  “光这样就够了吗?”

  阴影之中,方寸咬牙冷笑,向夜女使了个眼色。

  夜女立刻摧动夜色,于虚空飘荡,瞬间散向周围,连麟神王、雀神王,甚至是鼋神王也没放过,身边尽皆出现了夜色,有的夜色里面,甚至还出现了影影绰绰的几个影子。

  这等近乎于撩拨之举,顿时将少魔气的火冒三丈,滚滚魔意滔天而来。

  “浑仗……”

  几大神王被迫接招,却一个个心里憋屈至极。

  他们过来,本是为了阻挡少魔,但如今被迫出手,却感觉吃了大亏。

  尤其是鼋神王,甚至颤声大叫了起来:“我可跟你没仇啊方家小侄,为何把我也害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变身漫威的我也要当霸主,变身漫威的我也要当霸主最新章节,变身漫威的我也要当霸主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