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仙剑缘 正文 第四章 斥灵

小说:落仙剑缘 作者:极高 更新时间:2019-02-15 19:28:40 源网站:棉花糖
  杨启元弄了一辆大车,带着猛虎和喜滋滋的小吏进城报喜送药,让想去见明府一面的杨定夫妇失望之极。不过想到秦旭的许诺,两口子的心情好了许多。

  王氏遗憾于自己的儿子没法沾上县令的贵气,回来就发火。

  “三郎,还没歇够?家里没柴火了。”

  杨大郎和杨二郎为何不去?屋里的杨玄蹙眉,本想反抗,可他摸到了胸口那里的过所。他回身看看自己住了十多年的屋子,收好东西,起身走出去。

  他看了尖刻的王氏一眼,拿了柴刀和扁担,一步步出去。

  这一眼竟然让王氏和杨定呆滞片刻,旋即王氏大怒,“他竟然不回声,胆大了!”

  杨玄回身,在杨定怒火蓬勃之前说道:“猛虎是我猎到的,村里的人都能作证。另外,我想去读书。”

  杨定夫妇面色剧变。

  杨玄心中大快,一路往远处去。他此刻回想到了许多,六岁生病的那一夜,杨定夫妇从未有过的惶然,此刻想来,更多是担心失去了那五百钱……

  他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推算,冲着一个回来的村民笑了笑。

  村子边上的树木不能砍伐,这是规矩,他只能往山边去。

  走了大半个时辰,杨玄突然身体一震,随即慌慌张张的躲避在树后。

  前方的一片小山包上站着四个人。

  三个玄衣男子手持兵器,对面是空手的杨略。

  为首的男子手持横刀,瞥了慌张的杨玄一眼,冷笑道:“杨略,五年前你在我等的追杀之下远遁,今日再度归来,是想作甚?想埋骨于此吗?”

  三个玄衣男子缓缓移动,隐隐把杨略包围在中间。但他们都面带忌惮之色,仿佛杨略是一头猛虎。

  杨略也瞥了杨玄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你等却不敢去南周!”

  中间的中年男子眼中迸发出了异彩,“他也在南周?”

  杨略的脚微微一动。

  三个男子齐齐高呼。

  “动手!”

  三人脚下不沾地的飞掠而去。

  三把横刀动了,无数凌厉的刀风封锁住了杨略可能闪避的每一寸空间。地上枯草飞起,在空中打着旋化为灰烟。

  这是……

  这是杨玄第一次见到这等威势。

  他张开嘴巴,震惊之后就是茫然,可实则却是在想办法。他仔细看着,想着自己如果加入会如何。不过一瞬,他就颓然。按照他的推算,他加入进去除了让杨略分心之外,竟然毫无用处。

  杨略猛地一拳击向虚空,虚空突然爆响,那些刀风凌乱散去。

  杨略突然左转,左侧的男子厉喝一声,横刀向虚空斩去。

  这是杨略前行的方向。

  可杨略却没有躲避。

  杨略!

  杨玄知晓自己上去就是送死,甚至会牵累杨略,可这个中年男子就是整个世界最在乎他的人。

  杨略一拳径直而去。

  他的眼中没有什么横刀,有的只是……

  杀机。

  铛!

  拳头和横刀接触,横刀蓦地炸裂,无数碎屑飞舞,漫天都是,尖利的破空声充斥着耳膜。

  这……杨玄看的目瞪口呆,心想这是横刀,别说拳头,就算是拿脚踩也踩不断。可杨略竟然一拳就把横刀打碎,这是什么手段?

  身后有人跃起一脚,杨略却恍若未觉,拳头固执的前冲。

  急速飞掠后退的男子双手交叉挡在面门之前。

  呯!

  骨折的声音传来,男子急速倒退,双腿竟然在地上拉出了两道深深的槽子。

  杨略也被身后一脚踹中,他憋住了那口血,顺势朝着不远处的山脉冲去。

  他在飞掠中回头看了一眼,长笑道:“走了!”

  这一眼也扫过了杨玄。

  杨略从不是多话的人,更不可能和敌人啰嗦。

  他这是让我走!

  去长安!

  杨玄蹲在那里瑟瑟发抖,他此刻最好是快速奔逃,以免被灭口。可他不放心杨略,虽说无法跟上去,但他想留在这里,看着杨略平安消失在山中。至于被灭口……他看了一眼那两个男子,心中转动着如何装可怜逃过一劫的念头。

  两个男子紧追不舍,很快消失在山中。

  剩下一个男子躺在距离杨玄二十余步的地方,双手骨折,胸骨看样子也断了不少,可男子白皙的脸上却只是多了些恼火,仿佛这点伤只是寻常。他深吸一口气,“少年,扶我起来,有你的造化。”

  杨玄抬眸,有些惶然,又有些茫然,几次呼唤后才一步一拖拉的过去。

  男子四十余岁,微笑道:“来。”

  这个少年是目击者,而他们追杀杨略之事不可外传。若是被传出去,镜台那位阴狠的独眼龙能把他们撕成碎片。

  男子的眸中隐含冷意,嘴角带着微笑,仿佛在看着一头纯良的羔羊朝着自己走来。

  杨玄吸吸鼻子近前,伸手去扶他。

  男子的右脚微微抬起,只需动一下,他保证眼前少年的脏腑将会变成肉糜,而外表看不出任何痕迹。

  他微微一笑,仿佛是神灵准备踩死一只蚂蚁般的淡然。

  突然他感到右臂微微刺痛,他蹙眉,“莫要扶着这里……咦!”

  他刚想动脚,突然觉得浑身发麻,一股寒意从右臂刺痛处飞速弥漫开来。

  他张开嘴……

  “你……”

  杨玄松开手,退后几步,手握柴刀,看向男子的目光仿佛是看向自己的猎物,低声道:“这是山中最毒的毒蛇的毒液,加上七种毒素配置而成,见血封喉。被毒杀的野兽看着就像是被冻死一般,不过皮毛却能完美的留下来。”

  “毒药只剩下了一点。”他很遗憾的道:“熊罴中一下,顷刻间便会毙命,可你竟然还能说话,真是高人。可惜你的皮毛不值钱。”

  男子面色剧变,他身手出色,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栽在一个乡村少年的手中。

  少年转身离去。

  这个少年怎么知晓我要杀他?而且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不该是在父母的羽翼下憧憬这个世界吗?怎么会弄什么毒药,更遑论什么最毒的毒蛇,那很危险的好不好……男子张开嘴,嗬嗬有声,“你是……”

  少年没回头,却昂着首。他觉得自己为杨略除去了一个大敌,得意的道:

  “我叫杨玄!对了,别想着把我的名字刻在地上,不信你试试。”

  男子的手指头在地上动着,他发誓自己写出了杨玄二字。

  可他的手指头只是在微不可查的颤动,地上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只小蚂蚁直立而起,冲着天空张牙舞爪……

  渐行渐远的少年跃起,冲着天空挥拳。

  “我要去长安啦!”

  ……

  两日后,杨玄和杨定夫妇大吵一场,随即带着包袱消失。

  杨启元带着人上门,呵斥了杨定夫妇。

  “三郎为杨家挣了五年的钱,还不知足?竟然赶走了他,你二人的慈心都喂了狗吗?”

  杨定夫妇自然不敢说杨玄不是自己的儿子。当初他们的老三周岁病逝,而杨略恰好带着杨玄出现。两千钱,加上每年五百钱的条件,让杨定夫妇从丧子之痛中走了出来。

  大唐民风彪悍,村民们早就看不惯他一家子虐待杨玄,知晓了真相,他一家子就别想在定南县待下去!

  “镜台的好手何时这般脆弱了,竟然被我一拳打死。”,山中,担心杨玄安全的杨略打探消息回来,坐在火堆边上已经发呆许久了。他知晓那些人会灭口,想着杨玄既然是猎人,想来会趁着那人无法动弹的时机溜之大吉。可那个好手竟然死了,有人看到那二人在野外焚烧尸骸。

  “去吧,去长安吧,最危险之地,却也是最为安全之地。只是那些故人……”杨略看着长安方向,仰头灌了一口酒水,仿佛是在为杨玄送行。他突然笑了起来,淡淡道:“长安,久违了!”

  但他随即眉间多了愁绪,“那个少年去了长安,长安……怕是会不安。”

  多年未曾喝酒,杨略仰头长长的灌了一阵,放下酒囊,吁出一口气,伸手出去,看着指尖上的星辉,轻声道:“他总算是长大了。”

  ……

  夜里,王氏躺在熊皮上咒骂道:“等他回来你看我如何收拾他……咦!我记得他有个箱子,谁都不给碰,我去看看。”

  “别去。”杨定躺在熊皮上,恼火的道:“他定然把值钱的东西都带走了。”

  半晌,杨玄的房间里传来王氏的惊呼声。

  “夫君!”

  杨定急匆匆的赶去。

  木箱子底下,一千余铜钱整齐的堆叠着,看样子被数过无数次,油光锃亮。

  ……

  被杨定夫妇恨得牙痒痒的杨玄此刻正在去长安的路上。

  阳光明媚,地上能不时看到绿色,让杨玄的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想到自己此行将会去繁华的长安,他不禁眉飞色舞。

  “他们毕竟照拂了我多年。”

  少年虽然痛恨十岁之后的悲惨岁月,但终究没法狠心一走了之。他留下了自己积攒下来的大半私房钱,以至于只能靠着一双脚板步行。

  “我就这么走到长安!”

  第一次出远门的少年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对自己微笑。

  官道很宽敞,足够身后的车队横行。

  但身后却传来了马蹄声,以及骄横的厉喝。

  “闪开!”

  马鞭破空的声音很是凌厉。

  如同在山林中遇险一般,杨玄低头避开,下意识的一脚。

  骏马带着马背上的骑士,长嘶着飞了出去。

  …………

  今天三章更新完毕,求票:推荐票,月票。老板们,该出手时就出手,投票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落仙剑缘,落仙剑缘最新章节,落仙剑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