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府庶出 第407章:二十年前的隐秘

小说:伯府庶出 作者:安筱楼 更新时间:2021-10-18 18:23:05 源网站:棉花糖
  定远侯几乎是入的宫,到得当今圣上的宫前,便开始大哭:“圣上!”

  “圣上,卿谕,卿谕没了。”定远侯一路痛哭着进入当今圣上的宫中:“咱们的卿谕没了。”

  那模样,那状态,简直伤心欲绝。

  若是现代,不给颁上一个奥斯卡演技奖,都对不起这样好的演技。

  就是这台词,怎么听,怎么奇怪。

  不知道的,还要以为苏卿谕是这两个老头生的。

  而当今圣上,则是定定的看着定远侯,定了一会,才开口:“苏爱卿没了,你难道不是开心?”

  定远侯愣住:“圣上哪来的此话。”

  “苏卿谕是我养了二十年的儿子,他没了,我怎么可能开心?”定远侯说话间,用袖子抹去眼角的老泪:“而且,这不是普通的失去儿子,这还是一场大败仗,不但臣的儿子没了,边疆百姓还遭了难。”

  说到这里,定远侯对着当今圣上直接便跪了一下:“老臣有罪,没有养好苏卿谕,也没将他照顾好,让他临了闯下如此大祸,给咱们大周造成如此大的灾难,是老臣的错啊,老臣对不起圣上您,还请圣上重重惩罚老臣。”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定远侯哭着的时候,却是等着圣上亲自扶自己起来。

  他和当今圣上自小一起长大,对当今圣上那是了解非常,可以说,几乎是一举一动,都能猜测出来。

  当今圣上最是重感情,他说到这里,也该将他扶起来了,而扶起来后吗,自然是一同哭泣苏卿谕的死,然后想念苏卿谕,想到最后,又想到苏卿谕的母亲,到时候就该是圣上又想起自己的愧疚,不顾朝堂反对,不对定远侯进行惩罚,甚至恢复他的官职。

  正当定远侯得意的等着的时候。

  当今圣上的声音传来:“你说的没错,你确实对不起朕,不但没将苏卿谕照顾好,还让他受了各种苦楚,确实有罪过。”

  圣上微微一顿:“这样的大罪过,确实该好好惩罚。”

  定远侯一僵。

  这反应,同他想的不一样。

  而当今圣上没有停下:“既然你觉得自己有大罪过,那你觉得这样的大罪过该如何惩罚?”

  定远侯听到这样的问话,整个人僵的不能再僵。

  不过还是开口:“如今老臣爵位官位皆无,一切看圣上,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惩罚,老臣都愿意接受。”

  “哦,是吗?”

  定远侯感觉更不对劲了。

  不过定远侯很快便开口:“老臣同圣上相识这么多年,从小便是圣上的陪读,能够陪圣上那么多年,成就一世天子臣子的佳话,老臣也已经满足了。”

  这几句话,可是将他和当今圣上所有的旧日情谊,全都包含其中了。

  定远侯说完,才再次开口:“老臣愿意承担卿谕大败狼古烟的罪责,替卿谕大败狼古烟的事情,承担整个朝堂的怒火,还请圣上下令,将老臣流放。”

  虽然感觉不对劲,但定远侯还是笃定,他说到这种程度,圣上肯定会立刻拉他起来。

  毕竟往常,只要稍稍提及过去的事情,圣上便会惆怅不忍。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

  “只是流放?流放恐怕是太轻了!”

  定远侯终于因为太震惊,忍不住瞪大眼睛,下意识开口:“圣上,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样的惩罚怎么对于老臣还是太轻了?”

  他说了这些话之后,不应该是另一种结果吗?

  “老臣不明白。”因为当今圣上的声音太过认真,定远侯甚至忍不住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出,说出之后,整个人便僵住,赶忙又是一副忠诚的模样:“圣上说的是,确实太轻了,老臣的儿子边疆大败,丢了性命是小,失了城池是大,这乃是大罪,只是流放怎么够,应该斩首。”

  “斩首?”圣上看着定远侯开口:“只是斩首吗,恐怕斩首也不够。”

  定远侯整个人打了激灵,只觉得这次入宫的状况,古怪到了极限。

  不但和他想的不一样,还完全相反。

  定远侯勉强开口:“圣上这是怎么了,难道圣上您还想灭老臣满门?”

  这一抬头,便看到当今圣上眼中的杀意。

  “你还真说对了,朕就是想灭你满门!”当今圣手看着定远侯直接开口。

  “圣上,您,您这是说笑吧?”定远侯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当今圣上说出这样的话,而且是这幅杀意满满的表情,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说笑,你看看这是什么?”说话间直接将一叠信丢到定远侯面前。

  而定远侯看到这一大叠信,也是大惊失色,因为上面的内容,都是他同狼古烟勾结的东西。

  这可是通敌卖国的大罪。

  “冤枉啊,这肯定是有人想陷害微臣。”定远侯怎么也通不过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到当今圣手的手中:“微臣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呢,圣上,您一定要为臣做主啊,臣这么多年,对您那可谓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是吗?”

  “兵部侍郎温兴元可都是已经承认了罪责,特别是与你一同通敌卖国的罪责。”

  定远侯脸色刷白。

  完全没法想想这一切的事情。

  怎么就会这样。

  皇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定远侯:“不但如此,还将你如何同狼古烟勾结,如何陷害苏卿谕,如何让苏卿谕全军覆没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朕,你这会,还要不承认吗?”

  “这些事情,只要让将领们直接查一下,就能立刻完全确认,你确定不承认?”

  “定远侯,朕自然为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对朕?”皇帝最后一句话,郎当作响,让整个大殿都跟着微颤。

  “不薄?哪里不薄了?”定远侯听到这会,也知道自己是逃脱不了,索性站起来开口。

  “睡我的夫人是对我不薄,让我夫人生下孽种难道是不薄,那圣上您还真是对臣不薄。”定远侯朗声开口。

  李清蓉一直在宫中等着定远侯的结果,丽妃见李清蓉等不及,便带着李清蓉偷偷到得勤政殿外,而才到,便听到这么个惊天大秘密。

  一时间完全呆住。

  甚至忍不住看向丽妃。

  便看到丽妃脸色沉下去,竟是直接推开宫殿的门:“定远侯,你竟还有脸说这件事情,自己下毒喂给自己的夫人,亲手将自己的夫人送到圣上的床上,竟还敢伪装纯良!”

  “你以为我愿意,圣上明显表现出了对珍儿的喜欢,他是皇上,他不满足,我还有活路吗?”

  李清蓉听到这话,头皮都发炸。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圣上和定远侯之间还有这样的事情。

  当今圣上脸色也难看:“朕向来同珍夫人保持距离,感情好,那是因为咱们自幼一起长大。”

  “那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夫人?”

  当今圣上瞬间说不出话。

  “定远侯,我知道你脸皮厚,却没想到你的脸皮这么厚。”丽妃却是直接了当的开口:“这些能够成为你下毒给我姐姐,送她上龙床的借口,能是你做完一切,等我姐姐生下卿谕,又给她下毒,将她毒害的理由?”

  “分明全都是为了自己的欲望,你竟还都推给别人,你这人真是无耻之极。”

  而当今圣上,显然也是第一次知道定远侯杀害珍夫人的事情:“你毒害了珍儿?你怎么敢!”

  “我为什么不敢!”定远侯这会是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也豁出去了:“我还弄死了苏卿谕呢,弄死了圣上你的亲生儿子呢。”

  “果然不是我的种,养他那么多年都是白眼狼,竟还威胁我,让我无法继续在朝堂之中。”

  李清蓉听到这个话就来气,想到自己了结的一切:“你对他好过吗,一家子人都欺负苏卿谕,在他小小年纪的时候送他去边疆,还毁坏苏卿谕的名誉,这些也就罢了,竟还给苏卿谕下毒,你竟然还有脸说对他好。”

  当今圣上听到这些事情,脸色是越来越沉。

  显然,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

  而定远侯还开口:“那我也养育他成了人。”

  “你是什么错觉自己将人养育成人的,他是自己长大的,同你没办分关系。”

  定远侯看着李清蓉却是开口:“你怎么会在皇宫?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因为我就是让你一切都暴露,搜集了你所有通敌卖国罪证的人啊。”李清蓉也开口。

  “什么!”定远侯脸色难看,随即又笑起:“可惜啊,你搜集了这些证据又有什么用,让圣上发现本侯做的这些事情又有什么用,苏卿谕不还是死了,你的亲事也不成了,不过本侯也不亏,本侯让他最痛苦的死了,本侯让他中了毒,想来他应该是看着自己一点点带出来的部下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后死的,圣上,您听到这个事情,开不开心呢?”

  当今圣上脸色难看到极点。

  丽妃甚至忍不住想要上前动手。

  定远侯显然是最后想让所有人痛苦。

  “哈哈哈。”李清蓉却是突然笑起来。

  “你笑什么?”

  “你不会到了现在这种状况,还以为苏卿谕已经死了吧?”李清蓉直接开口:“不会吧,不会吧,侯爷原来这么笨的吗?”

  “你这是话什么意思?”定远侯脸色大变忍不住开口。

  他如今一败涂地,可就只剩下这件事情值得得意,值得刺激所有人了。

  李清蓉直接开口:“表舅舅,出来让定远侯看看,什么叫绝望。”

  几乎是李清蓉的话音落下,勤政殿屏风后,完好无缺的苏卿谕便走了出来。

  只是看向李清蓉的时候,带着几分无奈:“别叫我表舅舅。”

  而定远侯完全不敢置信:“不可能,苏卿谕不可能没有死,我可是让人给他下毒了!”

  “你是说永宁侯世子身边的内应吗?”李清蓉看着定远侯开口。

  定远侯瞪大眼睛。

  “我安排的。”李清蓉看着定远侯开口:“没想到定远侯您这么笨,就相信了永宁侯府真的在明大夫身边安排了内应。”

  “啊,对了,你知道吗,你最开始吩咐下毒害死的几个将领,其实也一个都没死呢,如果不是靠你,我们大周这场在意可能都无法赢的那么顺利呢。”李清蓉开口:“几乎没什么伤亡哦,而狼古烟这十年都不可能再有能力进攻大周,这会说不得还在派人报仇,要到这里刺杀你复仇呢。”

  “你怎么敢!”

  “我怎么就不敢呢?”李清蓉开口:“我还敢设局呢。”

  “你可知道,边疆所有的战报都是假的,之前圣上说的所有的话,都是试探,这一切,都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李清蓉看着定远侯开口:“而这一切,是我布的局。”

  定远侯整个人气的睚眦欲裂。

  “再说一件让你后悔的事情,设了这个局后,当今圣上还是不相信你会做这样的事情,所以还是给了你机会的,今日其实只要你不亲口说出自己害死苏卿谕的话,你应该就会平平安安。”李清蓉看着定远侯:“可惜啊,定远侯,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本来你可以逃过一劫,这会却是自己给自己搞没了,后悔吗?”

  “我要杀了你。”定远侯终于忍不住暴怒,就想对李清蓉动手。

  却是被苏卿谕一脚踢倒在地上。

  当今圣上看着定远侯也是愤怒到极点:“定远侯通敌叛国,犯下死罪,如今还死不悔改,令,千刀万剐,同时株连九族。”

  定远侯听到这个命令,终于瘫软在地。

  皇帝直接让人将定远侯拉下去。

  同时下令抓一切相关人员。

  而李清蓉已经不管当今圣上下令的事情,直接一把扑倒苏卿谕的怀里,两只腿就那么攀上苏卿谕的腰:“表舅舅,想我没?”

  苏卿谕一顿:“别叫表舅舅。”

  “那,想我没。”

  “想。”

  李清蓉笑起,直接亲到苏卿谕的鼻梁上。

  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苏卿谕,但她能努力让苏卿谕忘记现下所有不好的感觉。

  抓人的宫中护卫显然没想到这世上会有这样火辣的小姑娘,将定远侯拉下去的时候脸都红了。

  本来全是怒气的圣上和丽妃脸色也忍不住微红,忘记了之前的愤怒。

  最后还是当今圣上咳嗽了两声:“卿谕,朕想单独同你说几句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伯府庶出,伯府庶出最新章节,伯府庶出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