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宴会厅,基本一眼看过去,都是满满知道的电影明星,电视明星。

  另外,不少导演和电视台高层,也出现在这里。

  赵曼曼:“今天我就不急着给你介绍人了,反正你跟着我,大家基本都会知道。等下回,这种场合,我就带你认识电视台的高层。”

  像无线和亚视,都有自己的演员。

  而且演员各个都十分的敬业。

  不过他们主要是电视班底,电影的话,又是另外一批人。

  之前满满都是赵导带着,很多事情,完全不用他考虑。

  赵曼曼给满满拿了杯香槟,她自己也拿了一杯。

  不需要做什么,就和满满交谈,一会儿功夫,就来了几个歌星。

  一上来,就前辈,前辈的喊,有些年纪比赵曼曼还大。

  等他们走了之后,赵曼曼告诉他,“这个圈子呢,就是谁红,谁就是老大。你看有些年纪大的,也过来喊我前辈,无非就是我歌迷比他么多。

  但是任何一行,都有一句话,叫风水轮流转,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得罪任何一个人,特别是新人。

  有些所谓的前辈,特别笨,专门欺负新人,可是他们不知道,新人的潜力,远远比老人潜力大得多。顶多新人没什么经验,被欺负了,不知道怎么说,也不敢说。”

  满满没见过这种事情,不过赵曼曼说有,那就应该有的吧!

  “我看到熟人了,我带你去!”赵曼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程现东。

  程现东也朝着她的方向来了。

  两个人一见面,都不用拥抱,也不用握手,单单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程前辈你好,我是陆腾飞!”满满等赵曼曼和程现东打了招呼,才和他打招呼。

  “我是程现东!”程现东做着自我介绍,同时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满满。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满满。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让南景找了满满的电视剧和电影。

  每一个片段都看过了。

  满满很有灵气,在演戏这块儿,他是可以的。

  所以那会儿,他在媒体面前,说想和他合作,并不是因为要讨好他,又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

  就因为他是真的不错。

  “我知道你,你前段时间播出的电视剧反响很好,收视率也很高。”

  被程现东这么夸奖,满满有些受宠若惊。

  “程前辈,我不是主演。”满满不失理智的道。

  “活到我们行业,有个规矩,活到最后一集,就是主演!不管是坏角,好事好角!”

  赵曼曼:“没错,大英雄只有一个,奸雄也不错。不过你那部剧,也不是坏人,表现很好。”

  连着被两个前辈表演,满满脸有些红红的。

  “你们别这么说,我还要努力的地方,有很多。”

  “大家都一样,都要努力!”程现东道。

  “对了,听说你才参加完高考?”

  程现东问起高考的事情,满满一脸茫然加惊讶。

  赵曼曼知道,可能是赵导说的。

  可是程现东是怎么知道的。

  “别惊讶,我也是随便听说的。”程现东不想给满满压力。

  “恩,才考完!”

  “成绩出来了?”

  “还没,到时候我妈妈会通知我。”满满开口。

  因为赵导那部戏的缘故,不是必须满满到场的,他都不会回去。

  就连报考,他都和老师说过了,到时候李金凤帮他去报。

  “恩!”程现东其实还想打听些事情,想想又怕自己表现的过于明显,吓到了满满。

  恰好这时候,有人过来找程现东。

  他干脆说自己有事儿,先走了。

  等他一走,赵曼曼道:“程现东的话,人比较不错的,你要是有什么问题,他又有时间的话,可以去问问他!”

  “哦,对了,还有件事儿!”赵曼曼突然道。

  满满刚准备问什么事情,刚离开的程现东,又回来了。

  “抱歉,本来是有件事,要问问你的。”

  “前辈,您说。”满满直言。

  “别前辈,前辈的喊,总觉得自己年纪很大一样,你叫我现哥吧!”

  “现……哥?”

  看着眼前比自己小很多的小男孩儿,程现东笑了。

  “都喊他现哥了,也别喊我前辈了,跟你姐姐一样,喊我曼姐!”

  “曼姐!”

  叫赵曼曼,明显比较程现东要自然的多。

  赵曼曼有些得意,故意的看了一眼程现东。

  程现东却一点也不着急,来日方长,将来有的是机会。

  “现哥,你刚刚说找我有事,是什么事情?”满满礼貌的问。

  “我听别人说,你学过京剧?”

  满满点头,“是学过。”

  “我想请你做我的老师,训练我京剧。”

  “我吗?做老师?不行,不行!”满满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我没办法教你!”

  “为什么?”

  “我师父会不高兴。”

  满满学京剧的师父,是个大师。

  规矩很多,如果不是沈辉,拖了很多人找关系,他根本拜不了师。

  除了他之外,其他几位师兄,几乎天天都跟着师父跑的。

  从小就登台唱戏。

  唯独他不一样,虽然训练一样不落,可比起师兄们,他要轻松太多。

  “可以问问,你师父是谁吗?”

  “于君寒!”

  提到于君寒名字,程现东眼底,都多了几分诧异。

  这位真真就是京剧界的泰斗。

  当初公司也想过找他给他上课,千方百计的寻到了电话,结果刚表明来意,就被拒绝了。

  不论公司花多少钱,这位大师都不乐意。

  “满……腾飞,我们公司之前找过你师父,但是被他拒绝了,你能够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原因很简单,我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从我之后,他不会收任何的弟子!”

  “如果只是作指导呢?”程现东问。

  “就算是指导,也很难!我师父他不会离开首都的,你要是自己去,还有可能。可是我师父这个人要求高,选人也有自己的一套,再多钱也没有用,因为他自己本身就不缺钱。你如果只是为了演电影,完全没有必要去吃那个苦!”

  满满自己是这么过来的。

  有时候练上一天一夜,水米不进,手肿脚肿。

  师兄们的路,比他更艰辛。

  这会儿,程现东算是明白,为什么钱请不动于君寒了,原来他压根不缺钱。

  也对,如果换成是他,一部烂剧,再多的钱,他也不演。

  “谢谢你和我说这么多,不过我不会放弃的!不单单是为了电影的拍摄,更为了我自己,演一个角色,就得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不然我也不会接这个角色。”

  程现东说只是为了角色,满满又有些犹豫了。

  如果没有人引荐,师父的确不会理会程现东。

  “你……现在就要学吗?”

  “我不是,这是我下下部电影,才看过剧本,目前留给我的时间,还有一年多。”

  “一年多吗?”

  满满也不知道,能不能学会,反正他自己学了好多年。

  从基本功开始,到现在,他如果没什么事情,也要去那边唱上一天。

  不过满满登台的次数不多,基本都是看师兄和师父在台上演。

  “不够吗?”

  “练基本功,我们就练了三年以上,我算练的最早的!”

  满满有把好嗓子,师父都说他是老天爷赏饭吃。

  程现东,他就不了解了。

  “那我得抓紧时间了。”

  “恩!”

  程现东一走,赵曼曼就道:“满满,你那个京剧,能够唱给我听吗?说不定,我也能够将两者结合。”

  赵曼曼不是正儿八经学音乐的,她路子有点野。

  一开始连五线谱都不会。

  后来还是偷偷苦练,才会了五线谱。

  现在听到自己不熟悉的东西,就想尝试一下。

  “可以……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那待会儿,待会儿我们回去的时候,你唱给我听!”

  “好!”

  这场宴会,赵曼曼带着满满走了全场。

  中间的时候,宴会的主人,富商郑少临出来了,满满才知道,这是他给小老婆办的生日宴。

  耗资一百万。

  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连赵曼曼,也上去唱了首歌。

  从台上下来之后,赵曼曼就带满满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拿了些吃的和香槟。

  “曼姐,这种宴会,经常会有吗?”

  满满不大能够接受,一夫一妻以外的。

  “还好!”赵曼曼已经习惯了。

  甚至她自己,也有不少富商追。

  不过她对那些没兴趣。

  唱唱歌,等等徐汉年。

  有生之年,能够和他在一起,她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了吧!”满满扯着嘴角笑了笑。

  “也不是这么说,我刚开始觉得很膈应,可是人家有钱,想怎么做,是人家的自由。你知道吗?刚开始,这种场合,我是拒绝唱歌的!”

  满满看着她,“后来呢?”

  “后来发现,行不通啊,你不上去,人家就有理由觉得你怎么样,怎么样!加上这圈子比较复杂,到处都是朋友,你可以不收钱,但是人情,你拒绝不了的。满满,我知道,你不习惯这样的场合,但是有些事情,避免不了。

  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坚持你坚持的就好!不要试图改变别人,也不要被别人改变!”

  赵曼曼不会和其他人说这些话,但眼前的人,不是别人,他当弟弟看待的人。

  “我刚刚看你一直在看一个人。”满满出声说了一句。

  “谁?徐汉年吗?”

  满满点头。

  “我和他的事儿,全媒体都知道,我倒追他啊,可是人家瞧不上我。瞧不上我,还和我各种合作,你说是不是好有缘分?”

  大概是喝了几杯香槟,有些醉了吧。

  赵曼曼脸上,多了几道酡红。

  才二十六岁,她其实很年轻。

  可是她的心,已经很老了。

  她经历了这个年纪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有大风大浪,有流言蜚语。

  “我给你唱京剧吧!”满满道。

  他见到赵曼曼,就想起美美。

  他唯一的姐姐,不知道在外面,是不是也是这么孤独。

  “好!”

  满满清了清嗓子。

  “霸王别姬,贵妃醉酒,智取威虎山,你选一个吧!”

  “还可以选剧?”

  “恩!”

  “贵妃醉酒吧!”

  “行!”

  满满手一提,眼神瞬间就变了。

  小小的地方,瞬间成了他的舞台。

  一开嗓,就让赵曼曼惊呆了。

  她甚至忍不住跟着哼唱,明明她不会,但是满满在,就是有了一股底气一般。

  满满只唱一个片段,唱完,意外的听到了掌声。

  一转身,程现东和南景在他身后。

  程现东一脸的欣赏,南景更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这段时间,程现东一直在放京剧的磁带。

  也不知道是不是找的老师不行,听的他耳朵都起茧子了。

  明明是同样的剧目,可是眼前的人唱出来,就是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南景听满满唱京剧,总算是不想睡觉了。

  “抱歉,打扰你们了,我们凑巧过来!”程现东主动道歉。

  今天夜里,程现东被劝了好几杯酒。

  想着还要练嗓子,他自己自然是不愿意喝太多的。

  可是有些人情,也不好拒绝,就想着找个安静的地方。

  他们来的时候,动作静悄悄的,敲好满满也开了嗓子,所以不便打扰,就停了全程。

  满满:“没关系,唱的不好,希望你们别介意。”

  “这还唱的不好?那现东家里那些磁带,都可以扔了!”

  “磁带?”

  “我们托人从首都录回来的,也没有说是谁唱的,不过和你比起来,差远了。”

  南景道。

  “前辈别这么说!”

  京剧这里头,满满的辈分比较低。

  万一是前辈,那他就真的不好意思了。

  “不提这些,我们就在这儿,聊会儿天,说说话,等到宴会差不多结束的时候,我们再走。”程现东道。

  “好啊!”赵曼曼也正有此意。

  本来想着都是比较熟悉的。

  没想到,才坐下一会儿,徐汉年来了。

  不仅他自己来了,还带了女朋友练玉梅。

  “我们可以一起过来吗?玉梅不太习惯里面的环境。”徐汉年明明是在征求所有人的意见,但是目光,却是落在赵曼曼脸上的。

  若是换成从前,赵曼曼肯定无比珍惜现在的机会。

  可是现在,她酒精有些上头,直接反驳,“既然是问其他人,你看着我做什么?我一个人说了算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六零娇妻有空间,重生六零娇妻有空间最新章节,重生六零娇妻有空间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