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从韵走路鸟鸟娜娜,慢腾腾,她表面上走得似乎很爽快利索,然而实际上心里却一直期盼着路太妃能突然对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生出兴趣,让她留下来,只要她这次能留下,她一定就能找到讨好太妃娘娘的方法。

  她想要在后宫里过得好,就得找一个靠山,而而这后宫里,同为新帝妃嫔的女人们跟她的矛盾是绝对的,即使投靠了她们,说不定哪天就会被丢出来当一枚弃棋,但要是找先帝的妃嫔,她们之间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温从韵想得很好,思考得很妥当,然而她的目标路太妃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因此即使她走得再慢,路时初依旧没有喊住她,她最后只能失望地离开了。

  回到自己那偏僻冷清的宫殿,温从韵叹了口气,不知道这样无依无靠的艰难日子,自己还有过多久,如果只是她自己一个人,她倒是不太在乎物质上的条件,然而她有了儿子,她不得不为自己的儿子早做打算。

  “温昭容,三皇子睡醒后没看见您,哭闹个不停,您赶紧来看看他吧,要是哭得久了,三皇子说不定就病了。”正当她感慨着的时候,温从韵的贴身丫鬟从内室出来,看见她,便眼前一亮,连忙说道。

  “三皇子哭了多久了?”温从韵一听也着急起来,她儿子才是她在这后宫中生存的最根本,一点儿岔子都不能出,她急忙进去,果然看见三皇子正被奶嬷嬷抱着,哭闹个不停。

  三皇子如今才三岁多一点,真是天真可爱的模样,温从韵爱得不得了,只想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拿来送给他,所以才会早早就为他打算,想要攀上路太妃。

  “哭了快两炷香的时间了,三皇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被魔着了,哭得厉害……”奶嬷嬷一看见温从韵,连忙解释道。

  温从韵心疼地把三皇子抱过来,看见他哭得红肿的双眼,暗骂自己外出的时间不对,想要找路太妃什么时候不能找?反正她在宫里住着,可要是儿子因为哭闹太过伤了身体,那就是大事了。

  路时初把温从韵赶走之后,又喂了好一回儿池塘里的鲤鱼,并没有把温从韵放在眼里,只要自己不给她机会接近,她就不可能再利用自己。

  “知春,找几本新话本给我看看。”路时初回到自己的宫殿,无聊至极,便问知春要话本看了。

  知春给她拿了几本过来,说是京城里最新出、最受欢迎的话本。

  路时初拿起一本,发现还是老生常谈,穷书生遇到富家女,被富家女资助上京赶考,得了功名的事。

  这个书生虽然也被榜下捉婿了,但居然没有隐瞒自己已婚的事,而被劝说休掉原配另娶,他还不同意,回乡祭祖之后还把妻子带来京里了。

  大家都称赞他有情有义,功成名就也不忘糟糠之妻,书生也跟妻子恩爱如初。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成亲几年之后,富家女都没有怀孕生子,书生有情义并不着急,但富家女却无法忍受婆家人的明嘲暗讽,于是提出给书生纳妾,延续香火,书生再三推辞,实在推辞不过,才不得不接受妻子给他安排的侍妾。

  侍妾很快有孕,生下一子,书生把儿子交给妻子抚养,说是这孩子从此之后便是他们两人的儿子……

  路时初看完这本之后,脸都黑了,什么脏东西,如果真的那么爱重自己的妻子,怎么可能会收下侍妾,还跟侍妾生下孩子?

  这书生不过是嘴上话说得非常漂亮,然而实际上跟那些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男人有什么区别?还不是有侍妾?还不是有庶子?只是他表面功夫做得好,于是便人人都夸赞他重情重义,不忘糟糠……

  呸!道貌岸然的虚伪男人,没有休弃原配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罢了。

  路时初气得把那话本都扔了。

  “太妃娘娘,怎么了?这话本有什么问题吗?”知春看见路时初丢书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没什么,就是被这话本的内容恶心到了。”路时初回答道。

  “这话本说的是什么内容啊?还能恶心到娘娘?”知夏泡了一壶茶进来,听到路时初的话便好奇地问。

  路时初没好气地说:“就是酸书生幻想出来的好事啊,富家千金资助他上京赶考,成功取得功名,他还坚定不移地拒了其他高门贵女的亲事,把富家千金带上京团聚……”

  “这不是很好吗?比那些尚公主,停妻另娶或者贬妻为妾的事好多了,起码这书生金榜题名后并没有抛弃原配。”知春捡起话本,不解地说道。

  路时初讥讽地说道:“呵呵,有什么好?那富家千金成亲几年都不能生,愧疚之下要给丈夫纳妾延续香火,书生重情不同意,但最后还是在妻子的苦苦哀求下纳了妾,一年后生了孩子,把那孩子交给妻子抚养,还恩赐般说那孩子以后就是他们夫妻的亲孩子。”

  知春和知夏听见路时初这话,顿时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后,知夏呐呐地说:“这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吧?正妻不能生,侍妾生了孩子交给正妻抚养,这样不是很好吗?”

  路时初被知夏这话噎得哑口无言,她张了张嘴,想起当下的时代背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胸口中有股咽不下去又呼不出来的气,让她憋得慌。

  这年头,书生的做法好像就是天经地义的,是正确的,他这样做不但是延续了家族香火,还足够尊重妻子的地位,大家居然还能赞他一句治家有方、重情重义。

  路时初看着知春和知夏两双清亮的眼睛,最后叹了口气,说:“你们两个啊,对男人不要看他说了什么,就看他做了什么。这话本里的男人口口声声糟糠之妻不下堂,博得了好名声,然而几年后依旧还是纳妾,理由是妻子不孕,所以过错不在他,他起先步是不同意,最后在妻子的哀求下才同意吗?所以这怪不了他,他依旧是重情重义好男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最新章节,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