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阳光照在了宁静的06号防区,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天晴。

  在阵地上巡逻的李树洞紧了紧背上的氧气罐,又瞧了一眼头顶灰蒙蒙的天,寻思着要是来一场雨就好了。

  虽然散不掉那股透不过气的霉味儿,但至少能让这空气看起来干净点。

  他是第一兵团的士兵,年前才入的伍。虽然距离浪潮爆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但他心中并没有多少害怕,反而有一丝期待。

  听说浪潮结束之后,第一兵团会改制为联盟第一军,按照人联时代的编制进行划分。若是能在这场战役上立了功,说不定到时候能当个班长或者排长。

  和一群没脑子的异种打仗,总归是要比和威兰特人打仗轻松一些的。

  至少理论上是如此。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着的时候,后脑勺的方向忽然传来拖长音的「哔—」的一声。

  他下意识回过了头,却恰巧看见不远处的大厦一面墙的窗口,伸出来一只硕大的喇叭。准确来说那不是一只,而是一串。

  数十只大大小小的喇叭如爬山虎一般点缀在墙上,笔直正对着市中心的方向。

  就在他困惑着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那一串喇叭似乎完成了试音,总算开了腔。

  字正腔圆的人联语从那一串串喇叭中飘出,正在播放的似乎是《幸存者日报》?

  愣住的不只是李树洞一个人,站旁边的王大山也愣住了。

  ......怎么突然放新闻了?」

  「不知道..「

  往常都是开饭的时候在食堂里放新闻,在前线放倒是头一回。

  「这是要干什么?」

  「后勤部的是不是接错线了。」

  「谁去问问?

  一众士兵们面面相觑的交流着。

  这时候,他们的队长走了过来,咳嗽了声道。

  「回到你们的位置上,别在这交头接耳。」见队长走过来,李树洞连忙行了个军礼。

  「报告!阵地上的广播好像出了点问题!」仿佛猜到了有人会提这件事,那队长言简意赅的说。

  「放心,那广播没任何问题,这是避难所针对浪潮开发的新战术,昨天开会的时候上级

  特意和我们交代了这事,让他们播去吧。

  行动的代号名为「保镖」,那座大楼和电台的代号也是一样。

  根据陆军指挥部的判断,今年的浪潮极有可能从他们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动攻势,原本根据孢子云团浓度设计的防线极有可能被绕开。

  为了重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他们需要利用母体对人类的误解,在左侧防线的中段制造一个假弱点作为诱饵。

  虽然他也不知道几个喇叭到底怎么作为诱饵,但那毕竟是避难所居民们出的主意,他还是很相信的。

  如果计划顺利,黏菌的主力将被牵制到06号防线上,而联盟便可以集中兵力对深入我方纵深的浪潮予以痛击。

  几个士兵相视了一眼,脸上写满了懵逼,就连从落霞行省战场上下来的老兵也是一样,都是一脸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新......战术?这是啥战术啊?

  幸存者日报的新闻放了半个小时,报纸又念了半个小时,然而很快就没东西可放了。

  站在电台的旁边,准备不足的一众玩家们发起了愁。

  回头看向了身后的大伙儿,落羽挠了挠后

  脑勺。

  「这......接下来放啥呢?

  众人相视一眼,劝架提议到。

  「天气预报?

  C真有蚊子翻了

  个白眼。

  「气象卫星都没有,预报个鬼啊......话说要循环播放吗?」

  方长摇了摇头。

  「最好不要,如果是人联语的话,很容易被看出破绽......嘶,我特幺差点给忘了,咱们可以播现实里的东西啊!

  老白挠了挠后脑勺,提议道,「那......播现实里的新闻联播?」

  落羽眼睛一亮。

  「这主意不错。」

  方长轻轻咳嗽了一声。

  「你们的思路打开一点,不一定非要是新闻。放相声,小品,音乐都可以......只要是那个西娅无法解析且找不到规律的内容。」

  鼹鼠挠了挠后脑勺,总觉得这个计划不太靠谱,但又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

  「然后它就会把这里当成我们的母巢吗?会不会太简单了点.

  方长摇头说道。

  「仅仅这样当然不够,我们需要在bg

  起的时候调整兵力的部署,或者对防线外的区域发起佯攻......这些其实倒不难,我们只要让它相信自己找到了规律,我们的作战就成功了。

  这句话总算是听懂了,边缘划水咧嘴一笑,捡起了搁在一旁的步枪。

  「了解,佯攻就交给我们死亡兵团好了!」蚊子也嘿嘿笑了声。

  「唱歌交给我好了!这活儿我擅长!」

  见这家伙装逼,落羽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滚犊子吧你,你那公鸭嗓子别把友军给送走了。」

  夜十:「哈哈哈哈!

  房间内充满了快活的气息,就连没什么表情的狂风都情不自禁翘起了嘴角,只有被冒犯的蚊子一脸不乐意的表情。

  「切,瞧不起老子的天籁之音是吧,今儿个必须得给你露一手!

  说罢,蚊子伸手便抢过了搁在电台上的话筒,落羽见状也没拦着,还笑嘻嘻地给他把电台上的录播调成了直播。

  咿唔?

  「没事的小羽,这家伙这么想露一手,那就让他露一手好了!」

  现场安静了一会。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蚊子老兄开腔。

  酝酿了片刻情绪,蚊子咳嗽了一声,使劲清了清嗓子。

  「咳咳!」

  情绪酝酿到位了,就差开始唱了。然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虽然决定了要露一手,但他压根儿就没想好唱啥。

  可这话筒都拿在手上了,一双双眼睛又看着自己,要是不唱点什么还真下不来台。

  面对着安静的房间,蚊子一脸的尴尬,脚趾抠紧了地面。

  直到刚才他才想起来这电台面对的可不是十几号人,而是几十万。

  就外面那一排喇叭的功率,怕是巨石城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咳嗽!

  NPC怎么想无所谓。

  可关键是必定会有狗东西,把他的歌喉给录下来放到网上去。

  这要是露馅了,到时候还怎么吹牛?额头上急得直冒汗。

  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瞬间有了主意。

  尴尬了怎么办?

  玩个更尬的不就行了!

  「下面带给大家一首,我最喜欢的歌手的

  成名曲!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开腔的人起手式就像一位技艺精湛的木工扬起了搁在小提琴上的锯条。

  「只因-」

  他的歌喉还没彻底打开,嘴里才刚刚蹦出两个字来,便被一旁众人们给按倒抢走了话筒。

  「好了好了,我信你会唱歌了!「

  「算了蚊子!蚊兄!「

  「算我求你别唱了!」

  眼看着几个力量系牲口夺走了自己的话筒,还把自己往门外架去,蚊子不住地嚎叫着。

  「放开我!我还能唱!让我唱完啊啊—!」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方长默默的收回了视线,轻咳了一声。

  还是播些正常点儿的音乐吧。落羽深以为然地点头。

  「 1。」

  经过了一中午的瞎折腾,代号为「保镖」的战地电台总算是走上了正轨。

  其实说是战地电台,这东西实际上已经成了沙雕玩家们的点歌台。

  点歌的流程很简单。

  在官网上相应的帖子里留言,就可以将心仪的歌曲塞进歌单。

  现在登录官网也方便,不需要下线,只要在信号覆盖范围内打开VM就可以了。而将现实中的数据同步到游戏里也不是什么难事,同样是一台VM就能搞定了。

  一开始电台放的歌还是比较正常的。

  有孩子们喜欢的孤勇者,也有老叔叔老阿姨们爱听的逆战。

  还有一些某音的热门BGM,比如柏林防空塔、我在东北玩泥巴。

  可两天的时间过去,热门的歌曲大多都放了一遍,大家差不多也都听腻了,实在想不出来什么新花样。

  其实除了方长、泉水老哥几个高玩还在认认真真的演,大多数玩家都快搞忘了这保镖行动到底是要干什么了。

  于是就有整活的家伙冒了出来,在歌单里塞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比如「彩虹小马」。

  再比如「igotske」什么的。

  电台里前一秒还在尼格尼格地叫着,下一秒就抽起了锐克五。

  蹲在机枪后面的玩家们捂着肚子笑岔了气,日常跟着音乐的节奏往外面出勤的边缘划

  水差点没绷住脸上的表情。

  NPC们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关键是他们听不懂歌词,只觉得挺有节奏的,甚至跟着那轻快的节拍哼了起来。

  「保镖」行动才开始三天,这欺骗作战暂时还看不出来效果。

  然而这名为保镖的战地电台,却是被彻底的玩坏了。

  不只是方长、老白、泉水、鼹鼠、边缘几个老哥要绷不住了,楚光也是一头的黑线。

  他在游戏中的人设是NPC,虽然对外宣称是接近真实的人工智能,但要是连现实世界的梗也能听懂,这「真实」的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真人假扮AI和玩家互动,在某些以噶韭菜为卖点的游戏公司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要是让玩家们误会自己和狗策划阿光是一个人,终归是一件很影响代入感的事情。

  这几天他都没好意思在玩家们面前露脸,就是怕演不好,突然憋不住笑场。

  就在楚光和一众高玩们对「保镖」行动渐渐要失去信心的时候,那双潜伏在防区之外的觊觎目光,终于开始蠢蠢欲动了.

  漆黑的地下隧道深处,爬满菌毯的猩红色宫殿内,伫立在菌毯中央的西娅,睁开了那双抽象的眼睛。

  「我发现他们的母巢了。

  漂浮在它身旁周围的孢子缓缓波动着,将这条讯息送去了包裹着它的母亲。

  然而回应它的波动,却是出乎意料的剧烈,就像是听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他们的母巢?!那些有机体是没有母巢的,他们不过是一群肮脏丑陋、思维混乱的家伙!」

  西娅沉思了一会儿,用肯定的态度传达了自己的看法。

  「不,他们是有的。还记得我上次捕捉到的猎

  物吗?那是一具空壳,三个都是,他们的脑袋像一张白纸。」

  听到这句话,母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没有直接反驳。

  这与祂所了解的常识相悖,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毕竟类似的情况之前发生过一次。而且就在上一次的浪潮!

  那些突然出现在北边的人类,和那些住在墙壁里的人类似乎不是同一种,他们身上存在很多奇怪的地方,是祂从未见过的。

  祂很清楚这些人类在试图研究祂,甚至为此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墙壁,在这片废墟上休养生息了无数代.

  祂的情绪中流露出一丝警觉。

  祂不知道人类的研究进行到了哪一步,但如果他们也进化出了统一的意识体,那对于祂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见母亲没有回答,西娅用肯定的语气继续传达着自己的发现。

  「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他们的情绪,而我感应到了他的存在。每当他发出声音,他的子实体们都会发自内心的产生愉悦的感情.我认为那就是他们的母巢,而他的声音就是他们的孢子。

  它太熟悉那种感觉了。

  简直就和它待在母亲身旁时一样!

  ....如果我们能同化掉他们的母巢,解析他,了解他,甚至成为他......我们就能掌控他们的一切,让他们的经验为我们所用。

  人类的肉体孱弱是毋庸置疑的,除了少数个体具备超乎寻常的力量之外,大多数个体都需要借助工具来强化自己。

  然而这也正是他们不同寻常的地方。

  祂能利用他们的工具,很早以前祂就掌握了这一能力。

  然而像人类一样源源不断地生产那些工具,却是祂能力之外的。

  占据整个星球只是时间问题,然而想要把种子播撒到更遥远的世界,祂说需要做的就不仅仅只是把它们消化掉,而是要彻底消化掉他们的知识,乃至更底层的思想和文化。

  祂在许久的沉思之后,缓缓的开口道。

  「你是我所有孩子中最聪明的一个,也许这是个不得了的发现。」

  至少是值得一试的。

  得到了母亲的肯定,西娅感到了身心上的愉悦,裙摆下的触须欢快地摆动着。

  「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比之前绕开他们的那个计划更完美。

  「墙壁里的人们和北边的人们已经团结在了一起,我们只要向那座墙壁施加压力,牵制住北边人类的力量—」

  「然后我们只要出其不意的发动袭击,就能将他们的母巢彻底占领!

  巨石城之外。

  位于西三环边缘的阵地,穿着动力装甲的乔伊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头盔目镜中的投影。

  根据无人机航拍到的画面,数以百万计的子实体正在从二环线至三环线内的各个地铁站入口以及建筑物废墟中走出,并有意识的朝着巨石城的方向涌去。

  看着那汹涌的浪潮,乔伊的眉宇间写满了深深的凝重。

  站在他旁边的副官更是面色铁青,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妈的......怎么会有这么多?」

  在空气中的孢子浓度突破临界值之后,一年一度的浪潮终究还是爆发了。

  只不过这数量和质量,完全超出了民兵团一众军官们的预料。

  根据往年经验,能看见的子实体就有百万之多,实际出动的数量恐怕在10倍以上!而更令人在意的还不是数量。

  除去啃食者这种炮灰,这其中还夹杂着大量屠夫、暴君这类个体战斗力强悍的子实体,以及少量极度危险的进化体。

  包括三层楼高

  的巨兽。

  包括扑扇着翅膀的飞行异种。

  这些怪物的种类五花八门,个个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这些家伙似乎完全忘记了北边还有个曙光城,全都一股脑的朝巨石城扑了上去。

  在发现黏菌子实体有意识的聚集之后,乔伊没有犹豫,立刻动员了民兵团的五只千人队,并将5000人的惩戒营调去了前线。

  与此同时,他下令让停机坪上待命的P—2「闪电」攻击机立刻起飞,对主干道上的浪潮展开了第一轮的空袭。

  两道离子体羽流从灰雾弥漫的空中划过,扔下两坨黑影朝着子实体密集的街区砸去。

  橙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将成片的啃食者吞没了进去。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本该熊熊燃烧的火焰却像被浇上了一盆冷水,在吞噬了半条街的啃食者之后没有越烧越旺,反而火势越来越弱最终留下了一地未完全燃烧的尸骸和黏稠的油状物体。

  如果无法将这些营养物质完全烧毁,那些黏菌很快又会将它们重新利用起来。

  表面上他们是在与那些黏菌作战,但本质上他们对抗的是被母巢支配的那些营养物质。

  黏菌会不断地从战场上回收有机质带回孵化室,按照一定的比例重新转化成战斗单位。

  而这也是浪潮最让人棘手的地方。乔伊的眉头紧锁。

  看来联盟生物研究所的分析是正确的,新一轮浪潮产生的孢子云团能有效阻止常规燃料的燃烧。

  他透过无人机的镜头清晰的看见,当那火焰燃起的一刻,灰绿色的雾团就如同存在自我意识似的,朝着那燃烧的火焰涌了上去。

  遭受空中打击的浪潮仅仅只出现了片刻的停滞,便浩浩荡荡地继续朝着巨石城的方向前进。

  一些啃食者扑向了那些被烧焦的尸体,在地上围成了一个圈,大口地吃着,丝毫不浪费一丁点营养物质。

  那些高贵的进化体们当然瞧不上这些瘦不拉叽的可怜虫,只是望着降下火焰的天空冷冷地嘲笑。

  它们似乎知道攻击来自哪里,也知道一定有人在那里看着它们。

  不过无所谓-

  在祂的意志之下,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一切碳基的生灵都将化作促成它们繁荣的养料!

  浪潮的前锋距离巨石城的防线只剩下1公里。

  照这个趋势下去,再最多过一小时,惩戒营的第一道防线就会与这些黏菌们碰撞在一起。

  站在乔伊旁边的副官捏紧了拳头,终于忍不住说道。

  「只能动用核武器了!

  倒不是心疼那些罪犯,他一点也不在乎那些垃圾们的死活。

  他只是单纯的不认为那群欺软怕硬的家伙,能在没有燃烧弹支援的情况下,靠着几挺机枪和步枪将汹涌的浪潮挡住。

  乔伊还没开口说话,一旁民兵团的参谋便打断了那个副官的话。

  「不行!放射性物质会加速黏菌的进化!以前我们就验证过,对浪潮使用核武器只会让

  来年的浪潮更加凶猛!

  副官握紧了拳头,忍不住说道。

  「燃烧弹不管用,核武器也用不了......难道你指望靠着那5000多个炮灰加上常规火炮清理掉那些垃圾吗?

  乔伊神色凝重道。

  「我已经向联盟陆军指挥部请求增援,他们承诺会分出更多的人手来帮我们。

  那副官皱起了眉头。

  「说来奇怪,为什么联盟没有遭到进攻,只有我们被浪潮盯上了?会不会是联盟的生物研究所发现了什么能让浪潮忽略掉他

  们的办法-」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被一声愤怒的驳斥打断了。

  「闭嘴!」

  看着愣住的副官,乔伊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需要的是你给出专业的建议,而不是在这儿说些没有根据的废话!没有人能躲过浪潮,除非它被消灭,我见过那个男人,或许我对他还不够了解,但我可以肯定他绝不是你说的那种草包!」

  副官战战兢兢地点了下头。「明白.

  「明白就动起来!」乔伊松开了抓着他衣领

  的手,「前线需要重型装备,我需要你立刻从库存中再调一批重机枪和迫击炮送过去!」

  那副官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立正行了个军礼。

  「是!」

  巨石城遭到攻击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联盟的阵地上。

  还在广播站里守着的方长,看着地图上的一条条标线不禁皱起了眉头,原本笃定相信的表情也出现了一丝动摇。

  「计划失败了?」

  「不......正好相反!」

  握紧了搁在地图上的双拳,站在他旁边的泉水兴奋的精神抖擞,给出了和他截然不同的看法。

  他的观点正好相反。

  如果说几分钟之前,他还对「保镖」计划的细节存在疑虑,而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的说,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这个西娅是有一点算计的!

  只不过这种程度的算计,还是过于「单纯」了点,以至于反而显得有些欲盖弥彰。

  如果是他的话,他会分出五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的兵力,把压力给到联盟这边,耐心地把去年的剧本再演一遍。

  而它现在的做法等于是在告诉他们—我已经注意到了你们,但是我假装没有看见。很明显!

  巨石城那边只是佯攻浪潮的主力恐怕已经潜伏在北郊的浓雾之下,随时准备发动了。方长这时候也回过了神来,愣了片刻之后,那凝重的表情逐渐舒展了一抹笑意。

  「原来如此。好家伙。

  这母体居然还和他们演起来了。这是他没想到的。

  就在方长回过神来的时候,泉水已经抓起了搁在桌上的对讲机。

  「我们的敌人已经上钩了!边缘,带着你的弟兄们立刻朝着清泉市西区的方向增援......但注意别走得太快,随时做好掉头的准备!等我的消息!

  通讯频道中很快传来边缘划水的回答。

  「收到!

  挂断了边缘老兄的通讯,泉水紧接着又将通讯转到了06号防区的前线,精神抖擞地喊道。

  「通知阵地上的弟兄们,让他们都打起精神!

  「猎物正在蠢蠢欲动,一场硬仗就要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最新章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