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377.天使的翅膀

小说: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作者:不是老狗 更新时间:2022-12-05 22:12:45 源网站:棉花糖
  满月酒结束后当天,一家人并没有重新返回燕京,而是在神木又逗留了一天。

  不过第二天许鑫没和大家一块。

  而是赶去了魔都去开世博会的会议。这次,他没和薛海峰他们联络。

  联络两次就差不多了,要是此次去都见面,显得太刻意。

  在魔都开完了一场会后,回到燕京,下飞机后和张武一分别,他就坐上了程虎的车。

  车开着就往公司走去。

  到了公司后,在一群人的招呼声中,许鑫走到了杨蜜的办公室。

  他在公司里没啥存在感。属于编制外的闲散人员。自然不配拥有办公室。

  不过好在他和老板娘是裙带关系,所以会客之类的暂时征用一下老板的办公室,也是理所应当。

  「许总,您喝什么?」

  「随便来杯茶就行,人到了么?」

  「已经到了,在会客室等着呢。」

  听到小秘书的话语,许鑫点点头:

  「直接让他们过来吧。」

  「好的。」

  坐在杨蜜那宽大的老板椅上,他翻了翻摆在桌子上的一些文件,接着就听见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一抬头,陆阳、陈舒、方修三个人一齐走了进来。

  「哈哈。」

  许鑫笑着站了起来:

  「等好长时间了吧?」

  他直接免去了寒暄,很热情的指着沙发:

  「坐。」

  说着,他直接坐到了单人沙发上。

  「许导好。」

  陆阳带着陈舒一起打了个招呼。

  许鑫点点头,又冲着方修一努嘴,免去了他因为称呼的不同而产生的尴尬。

  毕竟......这俩人都喊许导,老方那一句「老许」出来,俩人难免会有种亲疏有别的感受。

  而落座后,许鑫便问道:

  「什么时候来的?」

  「我俩刚到。然后到的时候方导也到了。」

  陆阳的话语就代表着三个人都已经认识了,也免去了许鑫介绍人的麻烦。

  于是他便点点头:

  「行,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剧本都看了没?」

  「看了。」

  包括方修在内,三个人同时点点头。

  而陈舒更是直接把《交易》的剧本拿了出来。

  没错,许鑫今天来见三个人,就是打算启动《交易》这个短片项目的。

  不过这次他没打算用西影厂的「大佬」。没必要。

  大学生影象节邀请他担当开幕短片的导演后,给了他十万块的预算,以及两万块的佣金。

  钱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点钱别说请刘一菲了,影片时长和拍摄进度但凡耽搁一点都会超支。

  至于两万块的佣金就更别提了。

  请他导演,要是正常价格,至少得多添俩零。这还是往低了说的。

  但他还是接了这个活。

  一方面是《交易》这个短片的平台投放对刘一菲有帮助。

  另一方面是他挺想拍这个故事的。钱不钱的压根就没在考虑。

  而今天之所以喊他们来的原因也很简单。

  西影厂的人过来拍肯定是大炮打蚊子,别的不提,出差的费用就是一大笔开销。

  所以他就整合了一下自己「现有」的资源。

  方修来当摄影师,陆海波一直想让儿子有一个稳定的环境来进行创作。那自己就给面子,过来当副导演。

  跟陈舒

  一起。

  「陆导,《交易》这部短片呢,我先给你和陈导说一下情况。首先,摄影师是老方,老方我俩是大学

  同学,并且《不醉》这部片子也是我们一起出来的。」

  「嗯嗯。」

  陆阳点头表示明白。

  「女主角已经定了,作为大学生影像节的开幕短片,女主角是刘一菲。但那个小孩的角色还需要找。这就是现在整个《交易》剧组的全部阵容。」听到他的话,陆阳拿出了自己的记事本:

  「导演:许鑫副导演:陆阳、陈舒摄影导演:方修主演:刘一菲」

  「许导,就是这些人,剩下的我和陈舒来负责筹备?」

  「是的。」

  许鑫点点头:

  「一周时间,我希望能选搞定选景和其他剧组成员的筹备。这一点,你们商量着来,看有没有用的顺手的人。试镜的话......在尽量不耽误小朋友读书的情况下进行,毕竟现在不是还没放假呢么?所以可以在周六周日这两天进行一下集中选拔。」

  听到这话,陆阳有些惊讶:

  「许导,这周六是金马奖,您忘了?」

  「没啊,我不去。」

  许鑫摆摆手,笑道:

  「杨蜜去,我就不去了。孩子太小,我俩都走的话不行,得留一个人在家照顾宝宝。所以你们试镜的时候,我可能也没法过去。到时候把选定的孩子试镜片段给我就行。」

  「行。」

  陆阳点点头表示明白:

  「那就我们三个负责把剧组组建起来。那薪酬......」「按照正常的给。咱们这是短片,并且商业用途的话也只是在影像节以及网络上来播放。我只是很喜欢这个故事,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用处的打算。和《不醉》一样。影片的全部预算,是12万。我和刘一菲分文不取,剩下的制作经费都在这了。哦对,设备的话公司会支持,其他的路导看着来弄。」

  说着,许鑫起身从老板桌上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叠稿纸。

  「给,分镜头,以及一个模糊的形象设计。」

  全是出自他手亲笔画出来的资料文稿全都摆在了三个人面前。

  「就按照这个感觉来试镜吧。我来给你们讲解一下几个特别注明的地方......首先就是一场雪景,雪的

  话......咱们得看天。老天爷什么是说下,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拍。它分雪前和雪后,这里我要拍的是......」

  他开始缓缓讲述在自己的概念里,对于这部影片需要注意的地方。

  三个人则开始各自拿着笔记本开始纪录。聊了大概能有一个小时出头。

  大多数时候都是许鑫在说,三个人在听。

  而一个小时之后,已经大概摸清楚了导演的拍摄思路,三个人心里已经有了数。

  整部电影,大概时间也就是半小时以内的时长。而拍摄时间在7天左右。

  但这个7天是相当充裕的状态。

  按照方修的话来讲,只要小演员没什么问题,剧组运转的快一些,最多2天就能全部结束。

  他是见识过许鑫那种拍摄风格的人。说出的话也和许鑫不谋而合。

  拍摄思路弄清楚了,任务也交代明白。这次的碰头会就结束了。

  没什么「一起吃饭吧」之类的江湖客套,结束会议后的三个人是一起离开的。

  临走时,许鑫还问了方修一声:

  「老方,纪录片的方案结果什么时候能出?」

  「通知的话是等今年过完。阳历年的,算是新动作嘛。所以通不通过都得等到元旦之后了。」

  「好,我知道了。」

  而等三人离开后,他看了下时间,见还来得及赶回去吃午饭后,一边往楼下走,一边拨通了刘一菲的电话。

  电话那边响了挺久的铃声后,刘一菲有些迷糊的声音才响起:

  「喂?」

  「......还没起来?」

  而许鑫的声音响起后,那边的动静猛然一变:

  「啊?你......呀?我才看到......怎么啦?」

  行吧。

  这姐们可够迷糊的。

  「就和你说一声,《金马奖》之后,可能就要开始拍摄《交易》这部短片了。」

  「嗯,好......你在哪呢?」

  「刚回来,怎么?」

  「那你不回家?」

  许鑫脚步一顿,纳闷的问道:「你在哪呢?」

  「在你家。」

  「......你昨晚没走?」

  「没,我来找蜜蜜聊聊静秋的事情,聊的有点晚了,就睡这了。唔......11点半了?我得赶紧起来了。你一会儿回来吗?」

  「回,这就打算往回走呢。那一会儿见面说吧,你别走,中午一起吃顿饭。」

  「好的。」

  「嗯,挂了。」

  他昨天在魔都的时候,晚饭是跟张武、刘宽一起吃的。吃饭的时候,按照习惯,他跟杨蜜报备了一下,而杨蜜那边也在和刘一菲吃饭。俩人就属于正常的夫妻伴侣之间出差时的状态。

  我去了哪,告诉你一声,你别多想。

  我在家做什么,告诉你一下,你安心出差。大概就是这意思。

  可没想到,自己出差的期间,自己的妻子竟然做了

  这件事!!!!嗯。

  赶紧回家看看去。

  一路赶回了家,刚推开门,仔仔和妞妞就已经拱了过来。

  「哟?稀罕了啊,你们两个......不去看着孩子,还有良心来迎接我呐?」

  许鑫抱着两条狗的狗头就是一顿撸。

  而厨房里听到了动静的杨大林走了出来,看到了女婿和程虎后,笑着说道:

  「回来了?快别摸狗了,赶紧洗手,咱们吃饭。」

  「嗯,好。」

  应了一声,他推着箱子来到了门口,刚打开门就听见了一声动静:

  「爸爸回来啦!看!爸爸爸爸!」

  接着,杨蜜和刘一菲俩人人手一个娃,朝着门口走了过来。

  「先别,门口冷。」

  许鑫下意识的阻拦住了俩人,赶紧进了屋。

  让开了位置后,程虎也走了进来,赶紧关上了门。阻隔了凉气,许鑫却有些愣神。

  眼前......

  杨蜜在前,刘一菲在后。俩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

  妻子的脸就不提了,刘一菲的颜值更是好多人心中的NO.1。

  而当这两个人同时盯着一个男性在笑的时候......尤其是因为抱着孩子,让俩人身上那种「少女」的感觉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母性光辉时......

  就是这一刹那。

  许鑫忽然觉得自己懂了为什么古人喜欢三妻四妾了。

  真的。

  一下他就懂了。

  两个孩子,都是自己的血脉。

  而除了妻子外,要是自己和刘一菲在有什么男女关系。

  那种「妻妾承欢」的成就感,光是想想就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娶妻娶贤,纳妾纳色。

  这话......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假。在这一刻,他很心动。

  不过,也只是在这一刻而已。

  当看到了杨蜜怀里的儿子那乌溜溜的大眼珠里流露出的纯真时......那点心猿意马便被对孩子的思念所取代。

  我得做一个好父亲。

  给俩孩子竖立起一个好榜样。他在心底对自己说道。

  接着,彻底恢复了冷静之后,他便笑着说道:「行了,我身上还凉着呢。」

  「知道,这不是给你个盛大的欢迎仪式嘛。快,宝宝,跟爸爸说。你说爸爸,你出差辛苦啦~」

  杨蜜晃动着孩子的小手,可爱的话语仿佛真的是孩子说的一样。

  让许鑫忍不住脸上的笑容再次绽放。

  但这次他却蹲在了暖气片这边,等了大概十来秒的功夫,驱散了自己身上的寒意后,才走到了沙发前。

  「来,爸爸抱抱。」

  把可爱至极的大女儿抱到了怀里。

  老夫老妻的默契让俩人都不用言明。

  等孩子交给许鑫的刹那,杨蜜就抬起了头。

  而抱住、抱稳了孩子之后,许鑫对着妻子的嘴亲了一口。

  刘一菲嘴角一抽。

  低头看了看眼睛直勾勾看着老爸的阳阳......没来由的心里冒出了四个字:

  「同病相怜。」

  甚至她觉得阳阳比自己更可怜一些。明明年纪这么小就要经受这种「毒打」。

  这时,她听到了许鑫的话:

  「准备的怎么样了?昨晚你们都聊了什么?」

  思路收束。

  刘一菲刚要回答,就听杨蜜说道:

  「就聊的对静秋这个角色的把握。静秋这个角色,我俩有一个小小的争议......或者说对你的拍摄思路的猜测。

  我是觉得你想拍的电影主题,应该是一个过程。

  从静秋的懵懂,到和老三的热恋,再到你说的那场只是睡觉的床戏......这一个过程带来的是一种隐藏式的表达。

  表达在这一刻,静秋的心态已经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我不是之前了解过「熊音」这个人的经历么,她的丈夫是一个极像老三的人,可最后她却离婚了。而之所以她会离婚,会和艾米说她的丈夫婚前婚后变了一个人,我觉得与其说是「变」,到不如说是「醒」。也就是说......她的丈夫明白了自始至终,自己只是老三的一个替代品。而延续这种思路,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妻子明明和自己结婚了,可心里想的、念的、处处比较的都是另外一个男人。所以才会有那种变化。

  熊音这个女人的下场就该如此,因为是她从心理上先对不起她的丈夫的。」

  「嗯嗯,继续说。」

  许鑫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只是让杨蜜继续说下去。

  「所以呀,按照我的理解,电影剧本故事里,从静秋和老三挤在一张床上睡了之后,作为一个保守的女人,她其实已经「结婚嫁人」了。

  而最后老三的死,静秋就像是丧偶一样。她表现出来的心理变化是非常完整的......

  后来,她那个朋友......叫什么来着。带着怀孕后被抛弃的身子来找静秋之后,她的反应应该是婚内出轨那种感觉,表演里应该是忐忑与恨。

  而整个人......要是我来演的话,无论是麻花辫还是身上那种少女感都要改变。因为从她遭到了「老三的背叛」开始,她就已经迈入了成年人的行列。而故事的最后结局也应该是一种成年人的结局。

  山楂树,还是那

  个山楂树。可静秋却不应该是剧本开场时候的那个静秋了。」

  说到这,她忽然顿了一下。

  莫名的看着自家哥哥,语气里陡然出现了一抹柔软:

  「而且,我觉得老三最后躺在病床上浑身青紫那段剧本,也应该处理一下,太简单直白了。哥哥,老三他......爱极了静秋,你知道吗?

  就算他......去世了......他也一定会在天上,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静秋......

  我想,熊音身上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巧合。老三,一定是用自己的方式,帮静秋找到了一个能和自己一样对她如一的男人。在冥冥之中保护、守护、关心着她。

  但他想让静秋明白的绝对不是希望静秋永远停滞不前。

  他的爱......很宽广。

  之所以把一个如此像自己的人推到静秋......或者说熊音面前,就是希望熊音能够向前看,向前走,去迎接自己的新生活。但是可惜......熊音没有,她只是把她的丈夫当成了替代品。所以才重蹈覆辙......这是我的想法。」

  杨蜜说完后,似乎怕许鑫察觉到了什么,赶紧又一指刘一菲:

  「但她的观点是静秋应该是懵懂的,就算俩人一起睡,可她的变化也不应该如此明显。应该还是以那种少女感贯穿始终,这样才能保证电影整体基调的一致性。也就是所谓的一纯到底。」

  说着,她看向了许鑫:

  「你心底的正确答案是什么?」

  「我......」

  这下,轮到许鑫犹豫了。

  其实导演和演员交流剧本走向,共同研究剧情发展的事情很常见。

  毕竟一万个哈姆雷特心里有一万个哈利波特的布拉德皮特。

  每个人对于某些东西的理解都是不同的。

  作为导演,如果能汲取到别人的意见与闪光点,这对导演来讲,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因为大家共同努力,帮一部作品完成的更加深刻

  了。

  而眼下妻子口中的话语就是如此。

  刘一菲的视角,是他原本的拍摄思路。

  纯、干净。

  干干净净的一镜到底。纯的纯粹。

  可杨蜜的话,却又像是给他原本已经搭建好了的屋子里开了一扇明亮的天窗。

  不自觉的,他就在思考。

  要是......按照杨蜜的说法,静秋的心里路程用一种明线的方式中过渡暗线的心路历程,感觉会是什么样?

  和老三一起睡,象征着静秋的心理已经从女孩过渡成了女人。

  原剧本里呢,俩人一起睡了之后,第二天老三送静秋回去。

  俩人隔着河有一个凌空拥抱的片段。是俩人升华感情的一个爆发点。

  这段戏的灵感是来自顾小白看柳永的《雨霖铃》那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而成。

  在许鑫的脑子里,俩人互相隔空拥抱,默默哭泣,

  是一个表达感情非常直白的方式。可是,如果顺着杨蜜的思路走呢?老三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

  静秋不知道。

  所以,隔着河,就是隔着生死。

  俩人的隔空拥抱看似是给对方表达自己的情绪,可实际上却象征着生与死的一线之隔。

  他们只隔了一条河,却是那般残酷的再也无法融入对方。

  而老三在哭泣。

  静秋的戏......如果改成微笑呢?或者说开心的笑容。

  老三哭,因为知道自己不能陪着静

  秋到永远。静秋笑,因为她和老三的爱情甜蜜才刚刚开始。哦?

  这种两不相同的矛盾碰撞......

  那就等于可以在之前静秋怕老三得了白血病的剧情处理上,在阳光明媚一些。

  无论是镜头感,还是那里搭配轻松的配乐,或者是利用布景或者是一些看似胡乱的线索来隐晦的表达

  谎言的构成......

  观众以为故事不会那么狗血,老三没有白血病。然后伴随着那突如其来的流泪。

  让观众误以为老三不舍静秋。

  最后再到静秋看到老三躺在病床上浑身青紫的那种画面冲击......

  「嗯!很好。你这个思路......剧情张力要更强一些!比我之前设想的那种一纯到底的感觉要强!那种虚与实、生与死、爱与恨的猜测与疑惑在进展到最后的剧情时,忽然一下爆发出来的感觉......现在看来......很棒!」

  他的回答,等同于认可了杨蜜的答案。然后......

  「给。」

  孩子还没香上五分钟,许鑫直接重新交到了杨蜜怀里,接着快步走向了书房。

  这一段,他得整体的从全局构思一番。

  好好的想一想。

  而如果这么处理做的好的话,那么整个剧本的感觉都要上升一个层次。

  「午饭不用喊我了。」

  「啪。」房门关闭。

  杨蜜习以为常的抱着孩子,目光看向了刘一菲:

  「看来......我赢啦。」

  刘一菲有些无语。

  其实说实话,昨天晚上,她确实也被杨蜜的说法给说服了。

  在心底也认为这么处理的会更好。可这里面也有个小小的问题。

  那就是......

  「为什么你现在的变化会这么大?」

  她忍不住问道:

  「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不管是看角色,还是那种......演技上面的感觉。为什么会差距这么大?」「这次不是角色和演技上面的差距。」

  杨蜜微微摇头。

  而刘一菲不知道自己是否出现了错觉。她总觉得蜜蜜的眼圈有些红。

  正疑惑的时候,就听对方说道:

  「是......我从一个很温柔的人身上得到的启发。爱,绝对不是停滞不前。而是希望对方过的更好。我想......在老三这里,他一定是这个意思。」

  「......?」

  这话刘一菲乍一听是听不懂的。

  在反复咀嚼了含义后,试探性的问道:

  「所以......你的这个思路和启发是有原型的?」

  「......嗯。」

  「能说说怎么回事么?我觉得对我启发很大。」「不能。」

  她的话得到了杨蜜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不能对你说,也永远不会对任何人说。你就把这件事当做......」

  说到这,杨蜜顿了顿。

  扭头看向了刘一菲时,露出了一个难以用语言形容,可仿佛又和某个人保持了心有灵犀一点通默契的笑容:

  「《不能说的秘密》吧。」

  在刘一菲的无语中,她轻声抱着女儿哼唱起了一首歌谣: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只到这里~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这

  首歌,她唱的很好听。

  可却听的刘一菲莫名其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是导演,我不比烂,我是导演,我不比烂最新章节,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