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太子朱标登基后,李善长一直处于赋闲状态。

  他也难得清闲,能够在屋中陪着太上皇朱元章四处巡视,还能着书立作,得几日轻松,今日他得蒙太上皇恩宠,前来北海钓鱼。

  二人分持一竿,周围随侍离开老远。

  朱元章须发皆白,但是精神更显,他眼眸精亮,说道:“善长呀,辽东和漠南收回后,我大明商路往北面开了两千里啊。”

  李善长手中持着一根青竹鱼竿,闻言似乎是过于老态,缓了缓才反应过来,错愕转过头道:“呃,是呀上位,自此以后,大漠南北,我大明的茶饼,大黄,铁锅,皆畅行无阻,南方福建,江西茶山将要大兴。”

  “不够!”

  朱元章摇摇头。

  他精神矍铄,说来也是奇怪,放权之后,他对于天子大权反而更加看重,大明许多国策,其实都是他借朱标的旨意来实施。

  当然,这些政策都是根据朱雄英所写的施政纲要而来。

  “湖南,湖北,四川,能种植茶树的地方,让军屯卫所好生试种,多从江西福建,浙江抽调老农过去教授。”

  “湖南和湖北,武陵蛮,苗蛮不服管教,以茶叶促商,保农,可安定经济。”

  “善长公,再过三年,我大明就可以取消人头税了……”

  朱元章似是无意间,给李善长透露了一个重大的消息。

  李善长身子一颤。

  这的确是个很巨大的消息。

  人头税,就像是一个牢牢束缚着大明老百姓的赋税,这个赋税可操作空间极大,怎么收,收多少,全在税吏掌握。

  大明用五年保民生,如今第二个五年计划搞经济,如今不过两年,经济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国家的金银储备,还有国债券发行稳步上升。

  如今大明每年的人头税,实物折合钱粮,能到朝廷国库的,大约有一千二百万石,折合成大明银元,一年大概一千二百万块银币,白银六百万两。

  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这里头还要除去火耗,贪墨,各种虚报,真正拿到国库的,估计只有一半。

  而且这人头税,极大的影响到了大明老百姓编民入甲,也影响到了生员们制作黄策,丈量田地。

  三年,还有不到三年,大明就可以施行税改。

  取消人头税,再施行一条鞭法。

  其实一条鞭法,王安石当年变法也有差不多的政策。

  而在朱雄英来的那个时空,雍正就使用的是张居正的一条鞭法,同时加了最重要的一条,士绅一体纳粮。

  如今,大明的生员和乡绅都是有优待的,可以免税。

  不仅免税,国家还会给发一些粮食。

  这就让他们有空子可以钻。

  很多士绅,大量吸纳破产的自耕农,佃户,长工,变成了他的族人家人,就不用交税,尤其是人头税,渐渐的,隐户,逃户,就越来越多,人口越来越少。

  这样的后果是后期国家收到的人头税几乎是空白,等于无。

  尤其是如今,已经庞大起来的勋贵,还有南方的富商,文官集团们。

  他们拥有庞大的实力,有些地方豪强,税吏都不敢上门催税。

  所以,人头税迟早得改。

  朱元章见他反应,抖了抖手中鱼竿,笑道:“咱们还能亲眼见着,我大明百姓安居乐业的那一天。”

  李善长有些迟疑,勉强笑了笑。

  改税制,这是拿着刀子在割士绅和大豪强地主们的肉。

  尤其是勋贵和文官。

  上位这是要对勋贵下手了啊……

  李善长的政治敏感性极强,他和朱元章搭档多年,从朱元章的一些言语就能判断出他下一步的施政动向,如今看起来,勋贵中的不法之徒危矣。

  可是,自己家……

  即便是智谋如他,也很是担忧。

  他亲弟弟李存义,是李家的挡箭牌,要杀,应该只能杀到李存义头上。

  可是,问题就在于这个度,一旦对勋贵大开屠刀,免不了会被推波助澜,变成胡惟庸桉那种浩劫。

  就是不知道,这次是先拿谁开刀。

  朱元章笑了一会儿后,忽然叹气道:“善长啊,徐达怕是不行了。”

  “雄英叫咱一路跟着他去巡视北方,咱担心刚走,天德就闭了眼,不能见老兄弟最后一面。”

  “所以,咱有件事拜托你。”

  朱元章这段时间卸任之后,身上那凌厉的杀气威严少了很多,看起来犹如领家老头,但越是这样,李善长越是惊心胆颤,因为朱元章在这时候真正的将天子威严化作寻常,已经到了不怒自威的地步,绵里藏刀,言语中虽没有杀气,胜过十万雄兵。

  李善长连忙道:“上位您说。”

  朱元章望着远处北海波涛磷磷,感慨道:“雄英此次,乃是代天巡牧,要走很远,咱要顶着徐达,还要接见北元天元帝的使臣,督造此地的大明皇家银行钱库,允炆去开平就藩,也需要有个人在背后给他撑着后援,至少等他能坐稳,所以,咱短时间内走不了。”

  “雄英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也常说他稳健。”

  “就由你,带咱走一遭,陪雄英巡视九边,山西看看晋王,陕西看看秦王,再去云南看看沐英,去长沙看看潭王,顺道看看湘王,一路上敲打敲打我那些不成器的儿子,让他们好好忠孝为藩!”

  “是!”

  李善长回答很简短。

  他知道,这件事他拒绝不了。

  朱元章又哼道:“还有件事,标儿传来消息,大明皇家银行坏账死账太多,而且有人借助民间银行,以阴阳账,虚假借贷,掏空大明皇家银行的钱款,甚至还有里外勾结做假币的,此等人,着实是该死!”

  他眸子闪烁,冷冷道:“我已命各地藩王,总理地方大明皇家银行清查账目审计,从异地抽调府学县学学子组成审计团,专门审查这五年来银行的账目。”

  “你和雄英去地方巡查,走一处,就给我查一处,一查藩王是否用心审计,二查有无地方豪强勾结侵吞国体,该杀的,给我狠狠的杀!”

  “毛骧在长安做的不错,咱已将他调回来,专在你身边,有三千人精锐,一千人是装配了洪武短铳的精锐手枪队,还有一千人是缇骑,一千人是盾牌兵,装配洪武三式步枪,此三千人可抵万军,我将它们调配给你,你一路随行雄英,好生整治地方。”

  李善长苦涩地皱着眉,放下鱼竿,拱手道:“遵命。”

  朱元章一拉鱼竿,一尾鱼儿上钩,他澹笑道:“不用你出马,咱不放心,这帮地方上的奸憝邪佞,非得你出马才镇得住。”

  李善长咧嘴笑了笑,心中却暗暗叫苦,只希望此次踏马走大明后,勋贵和乡绅大地主们,在我李善长死后不要掘我李家的祖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在大明养生百年,我在大明养生百年最新章节,我在大明养生百年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