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宫 第二十章

小说:长安宫 作者:动感小乳猪 更新时间:2018-09-21 18:45:29 源网站:棉花糖
  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前天夜里一直下到了第二天清晨,沈子安刚把窗户推开一条缝,一阵湿冷的北风就顺势钻了进来。雨点打在庭前石南树叶上,发出飒飒的声音。

  三日期约已至。

  虽已不在沈府三年,可自己的屋子不仅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下来,而且窗明几净之程度,像是常常有人来打扫一般,这是让沈子安略感惊讶的事情之一。而在这屋里破天荒地睡了个安稳觉,没有以往的梦魇,也没有喘不上气来的压抑,便是其二。

  “或许真如兄长所说,十年前的事情,也该过去了。”沈子安看着屋外烟雾蒙蒙的庭院,暗自思忖道。

  用完餐饭,沈子安便要往堂屋去。刚出了门,就见沈子横迎面走了过来。

  “父亲怕你还没起床,硬是要我来催你呢。”沈子横边走边说,行至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道,“你穿这一身,当真如天人也。”

  沈子安听了,脸上一热,脚下紧走几步,一个侧身便越过了沈子横,头也不回地说道,“二哥就别再拿昨天下人的话来打趣我了。”

  沈子横见他难为情,哈哈一笑,说道,“好看便是好看,害什么臊?”

  沈子安顿时住了脚,扭头便丢给了他一记白眼。

  沈子横忙上前笑道,“好好好,不说了。咱们快走罢,父亲急得很呢。”

  前日齐远津去通报后,第二天沈府便来人将沈子安接了回去。先是沈霄与沈子横与他细细长谈了宫中各色厉害关系与风俗规矩,再是贾妙仪拿出了几身特意新做的衣服,让他来来回回试了几遍,临近傍晚,才终于选定了一套。府中众人,上至家老,下至小厮,皆知自家三公子生了一副好相貌,却因其不常露面,致使亲眼见过的人并不多。这下得了机会,便都三五成群地去沈子安的卧房门口瞧一眼。宛若天人之言也便由此而来。

  整整一天,沈家但凡有些脸面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叮嘱了他一番,沈霄更是放心不下,即便是入了夜,也派人来看望了几次。唯独沈子铮告了病,没有露面,也不曾传话。沈子安心里明白,也就不再去打听。

  “父亲怎么比大哥成亲时还要紧张?”沈子安笑道。

  “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大哥成亲是喜事,你这是……”说到这儿,沈子横自觉失言,赶忙噤了声。

  “二哥的意思是,去见大王倒不是喜事?”

  “我可没这么说。”沈子横急忙辩解道。他自小便是三兄弟中最不会说话的那一个,若是沈子安哪天想要捉弄人,抓住一件小事去和管事告状,到最后百口莫辩的就一定是他。见沈子安一副笑岑岑的样子,沈子横小声嘟囔道,“总是这么嘴尖舌快的,看以后哪个姑娘愿意跟你。”

  沈子安心肺不好,耳朵倒是尖得很,“二哥都已经老大不小了,还没个说法,怎么就数落起我来了?”

  “大哥成亲之后,自然轮到你,我着什么急?”

  “莫非二哥已有了心上人?”

  “可不敢乱说!”沈子横忙要捂他的嘴。

  沈子安转头瞧了一眼沈子横窘迫的样子,笑道,“我不在家里住,可不代表我就两耳不闻世间事。王孙公子间的事情,听一听倒也解闷。”

  “是谁在你面前胡编乱造,我撕烂他的嘴。”沈子横急得跳脚。

  “坊间传闻罢了。”

  “胡说,坊间传闻可没这种无稽之谈。”

  沈子安满面笑意,紧走几步便进了堂屋,留下沈子横一个人呆站在门前,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屋内,沈霄已换上一身黑红公服,正襟危坐,闭目养神。苏予坐在一旁,见沈子安来了,便笑着迎上去,说道,“你大哥担心,让我来送送你。”

  “大哥的病可好些了?”

  “好多了。”苏予略微犹豫了片刻,笑道。

  沈霄听到二人谈话,也睁开了眼,说道,“来了?过来让我看看。”

  沈子安忙上前,拱手道,“父亲。”

  沈霄将他拉到面前,问道,“昨天和你说的话,可都记住了?”

  “父亲放心,他这记性,什么记不住?”沈子横恰巧掀帘进来,忍不住插了句嘴。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贫嘴。”沈霄呵斥道。

  “是……”沈子横低头诺诺地应了声,便站在一旁不再作声。

  沈霄又反复叮嘱了沈子安一番,又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沈言便小跑着进了屋,“大人,荣随侍到了。”

  沈霄赶忙站了起来,说道,“快请进。”

  苏予顿时红了眼眶,拉住沈子安的手,强笑道,“小时候的事,我也听你大哥说了些。我们子安福大命大,又是一表人才,定能成为人中龙凤。只是此去千万小心,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自己心里要清楚。”

  “嫂子就别担心了。”沈子安笑着劝道。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瘦削青年已随沈言来至门前。

  “沈将军别来无恙呐?”青年拱手笑道。

  “荣随侍安好?”沈霄也客气道。

  青年瞧了瞧沈子安,笑道,“这便是沈将军家的三公子?果然气度不凡,怪不得大王执意要见呢。”

  沈子安虽不认识面前这人,却也跟着沈霄的说法喊道,“见过荣随侍。”

  青年笑道,“看来小公子是不认得我了。”

  原来面前这人便是荣兴,沈子安认不出,沈霄却熟悉得很。十年前将沈子安救上岸,再一路飞奔把他背回沈府的,便是此人。沈霄心里明白,荣兴这份恩情,自己怕是还不清的。

  “小犬后来也再没进过宫,也没法让他向大人亲自道谢,实在愧疚。”沈霄说道。

  荣兴倒也不在意,“沈将军不必这么客气。说起来,日子过得当真是快,我与令郎竟已有多年未见了。”

  “已有十个年头了。”

  荣兴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是十二年。”

  沈霄心里疑惑,还没问出口,荣兴便又笑道,“时候不早了,还请小公子随我来吧。”

  沈霄理了理衣服,便也要一同前去,荣兴见状,停下脚步,问道,“沈将军这是?”

  “大王要见犬子,我便也一起去罢。”

  荣兴一愣,随即哈哈一笑,说道,“论理是该如此。只是今天恰巧是休沐之日,大王只想清静一会儿,还请沈将军留步吧。”

  沈子安笑道,“既然如此,我便与荣随侍同去便好,父亲不用担心。”

  “也好,也好。”沈霄喃喃说道。

  荣兴笑道,“沈将军宽心,难道小公子还能被大王给生吃了不成?”

  沈子安转身向沈霄等人深深做了个揖,“父亲,二哥,嫂子,我走了。”继而看向苏予,说道,“还望嫂子和大哥说一声,沈子安问他好。”语毕,便同荣兴一道出门走了。屋内苏予已是抽噎不止,沈霄也慢慢坐回椅子上,不做言语。

  沈府出门,经过一个巷口,便是康宁大街,因其直通王城,又是平京最为繁华的街道,所以也被人称作“王街”。街头巷尾向来流传一句话,“沈家白玉郎,倚桥红袖招。”不知是打哪儿传出的消息,听说沈三公子要入宫面圣,平京城里的男女老幼们也不管冬雨冷冽,竟都涌上了康宁街,想要一睹其貌。一时间,街上人头涌动,好不热闹。

  沈子安正在马车中闭目沉思,突然听到一声惊叫,随即车舆便猛地晃动了几下。只听车外有人大声呵斥道,“大胆!”沈子安微微掀起帘子,见一名侍卫跑了过来,于是问道,“怎么回事?”

  那侍卫拱手说道,“一个女子突然闯了出来,惊扰了马车,公子不必担心。”

  沈子安又把帘子抬起几分,探出半边脸向外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素裙的姑娘滚倒在路边,身上糊满了泥水,正哀声向一众侍卫求饶。领头的那人嘴里不知在骂些什么,说到气头上,竟抬脚狠狠往她身上踩了两下,接着拔出佩剑就要砍。

  “住手!”沈子安忙跳下车,快步走了过去。众人一瞧,忙让出一条道,只有领头那人仍气势冲冲地骂道,“鸟,这小贱蹄子惊了公子的车,就该把她活剐了。”

  沈子安冷笑一声,说道,“大人动了杀心,又何必拿沈某来做借口?好端端的一条命,我可担待不起。”

  “公子明鉴,下官可是一片好心。”那人争辩道。

  “大人的心意我领了,只是这剑抽出来容易伤到人,还是收回去罢。”

  “鸟!”领头之人低声骂了句,愤愤然地走了。

  沈子安也不理会他,蹲下身去柔声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那女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抓住沈子安的袖子,哭着说道,“求大人饶了小女罢,小女只是进城买些东西,没想到这街上这么多人,一不小心便被挤了出来,不是有意要惊扰大人。”

  沈子安这才看清,她的脸上手上皆渗出了细小的血珠,不禁心疼了起来,说道,“在下扶姑娘起来罢。”两人站起身来,沈子安又问道,“不知姑娘贵姓?家住何方?在下好派人将姑娘送回家。”

  “小女姓傅。”女子抿着嘴抬眼瞧了一下沈子安,又赶忙低下头,说道,“不劳烦大人,小女自己回去就好。”

  沈子安拱手道,“那在下也不勉强姑娘,姑娘自己小心,在下还有事在身,便先告辞了。”

  见沈子安回到车上坐定,荣兴便招呼车夫,“启程。”又行了约摸两盏茶的功夫,终于到了奉天城脚下。城内向来有规矩,若非王侯之位,则车马皆不可入。沈子安于是下了车,看着黑漆漆的城墙与厚重的城门,竟有了一丝不真不切之感。

  荣兴见他发愣,便问道,“公子怕是想起了旧时的事?”

  沈子安笑了笑,不置可否,说道,“荣随侍,请。”

  “请。”

  走在青瓦红墙之中,荣兴突然笑道,“不知公子还记得否,公子十年前被选作伴读时,便是我带公子走的这条路呢。”

  沈子安扭头端详了一会儿荣兴,才恍然大悟般说道,“是呢,我竟没认出来。”

  “不过相较于公子见我,我倒是早了两年见过公子,在上巳节的后花园里,公子那时像是迷路了。”

  沈子安思索了片刻,笑道,“我都不记得了。”

  “我可是记得清楚得很呐,”荣兴长出了一口气,“那时见了公子,便知道,公子是一定要成大事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安宫,长安宫最新章节,长安宫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