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柊为了能够不惹麻烦,出门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算忘记手机钱包钥匙,也绝对不会忘记把眼镜架在鼻梁上。平时还要长长照镜子,一旦发现头发顶有一点点褪色,就要跑去美发店给染了。

  说着的,前者也就算了,可染发这一事真的麻烦的要命,石原柊曾经不止一次考虑过干脆把头发直接剃个秃瓢然后买顶假发一劳永逸算了。

  后来还是没下手。

  本来就年长了柯南那么多,再顶着一个和尚似的光头,看上去连兄弟都不像了——直接往叔侄这个档次窜啊!

  石原柊把眼镜交给了新一,笑着问他:“怎么样?有没有可能会钓出几个人出来?”

  新一木楞的点点头,随后又反应过来,连忙垫脚把他的眼镜给架回去:“别乱来啊!就算你不这样做,也会有其他办法的!”说着,新一他又解释道:“况且你和他也不怎么像……”

  怎么可能不像。

  石原柊和冲矢昂几乎是一块把这样的意思用眼神传递给了柯南。

  “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是吗?”石原柊好脾气的笑了笑,他大概只是有些担心会把无辜的人牵扯进去把。虽然自己和琴酒的确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新一也不是那种仅仅因为脸一样,就觉得对方也是坏人的那种性格和脾气。

  “我知道你很难受。”石原柊再次把眼镜放到了新一手中:“组织的那种消息传到你耳朵里,我知道你一定会很着急,这是个好机会,我们总不能一味的靠着别人的力量吧。”

  新一没话说了。

  石原柊也没有给他再说话的机会,就这样离开了。

  石原柊是知道他心思的……组织在做人体实验,工藤新一比谁都要着急。因为这里面,除了隐藏在暗中的各种非法的机构,更让他担心的是组织可能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链条。

  实验所需的资金来源,实验所需的器材来源,实验所需的各种药物的来源,还有……实验体的来源。这些,都是在践踏着法律的前提下出现的东西。每一项都是单独的链条,而合起来,又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庞然大物。

  如果不一次性的把这个玩意狠狠的从中间斩断,便永无止境。

  可今天要面临的又不是这样危险的境地!组织的人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他还没有搞清楚,难道就要让石原柊拿命去拼吗?!若是他受了重伤,若是他甚至……最后换来的只是给组织不痛不痒的拍了一巴掌而已,这样的结果……

  “你不去跟着他吗?”冲矢昂看了那神秘的男人一眼,本来已经歇了对他调查的心思,再度出来。不过这话他没多工藤新一说,只是抬手推了推他的后背:“他说的对,这是个好机会,你要是真的想打垮组织,不论什么你都不能放弃。”

  工藤新一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既然柊他已经这样准备了,那他也要拼尽全力才行。

  看着少年也跟着离开的背影,冲矢昂在原地,把最后自己没对他说出来的话呢喃了出来:“不论什么,你都要放弃。”

  这就是要和组织对抗时,要做出的觉悟啊。

  南野先生还真不愧是富豪之名,不过是给女儿过生日,便邀请了诸多就连石原柊都能认出一两个的人物来。要知道,石原柊这个人,对所谓的国家大事是丝毫没有兴趣的,只不过偶然看电视打发时间的时候,会偶尔认下那么一两个人。

  不过这样一来,也给石原柊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这么多人,要转到什么时候才能遇见一个啊。

  石原柊面无表情的拿着酒杯,感觉自己就是那勤劳的工蚁一样,不过蚂蚁无非是为了生存和没法反抗女王陛下的命令。他这边的理由可就复杂的多了,为了社会的安定和谐?

  这几个字一在石原柊的脑海里冒出了点影子,就被石原柊亲自打了回去。

  要不是安定和谐和柯南扯上了关系,他是绝对不会去管的。

  不过别说,石原柊还真的发现了那么一两个可疑的人物。

  一个是个女人,手里拿着手机,时不时就要看一眼,但是没有发邮件或者打电话之类的举动。另外一个是个男人,手里同样拿着手机,好像一直在和谁发短信联络着。两个人他都不认识,也确定从未见过,只是他们看见了自己之后,都默契的跟了上来。

  石原柊觉得,凭借这自己的脸,应该还做不到这样让他人尾随这种事情来的。

  况且两个人手里都拿着能和别人联络的手机,怎么样都有些可能吧。石原柊走走停停,又去祝福赞美了下今天这个生日宴会的主人,时不时的也在观察着那两个跟在自己身边的人——

  好,还没走。

  整个会场也转了这么几圈,除了这两个人之外,也只有新一还跟在他的身后。看样子他应该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石原柊停下脚步,转身对新一招了招手。

  他心头冒上来一个想法。

  石原柊快步走到新一的身边,按住他的脑袋往自己肩膀上一磕:“别动,好像有人在跟着我。先别让他们看见你。”

  被他的举动吓懵了的工藤新一哪里敢动弹?

  石原柊借着这个机会,用余光去看那两个疑似组织成员的家伙,他们中间,到底谁才是组织的人呢,单单看两个人的举动,男的嫌疑比较大。当然了,男女都是组织的成员,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谁也没规定,组织职能派一个人来这个宴会。

  “有两个人,你发现了吗?”

  石原柊低着头,在新一的耳畔说道。

  “恩……啊,是一男一女吧,看到你之后就一直跟在你身后了。”

  工藤新就那么把额头抵在石原柊的肩膀上,声音低沉的对他说道。不过,现在的他,也不敢抬起头来。

  石原柊的心跳声在这里听的很明确。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的心跳声也越来越大了。

  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两个帅气的男子,此时的关系有些……不太好。

  男人怀中的那个少年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西服,衬托的他少年身姿风华无限好。抱着少年的男人,也是微微低头,眼瞳里除了对少年的温柔外,竟然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东西。

  潜入这个宴会的组织成员——恰好是见过琴酒的——险些摔了手里的手机。

  为什么长着和琴酒大人一模一样的脸,却要做这种和琴酒大人完全不搭调的动作!?那眼神,简直绝了,他感觉以后自己再也不会惧怕琴酒大人了!

  只要看到琴酒大人就自动把此时这表情代入,妥妥的能在琴酒大人面前挺直腰板了呢!

  石原柊真心希望,这一瞬间的时光能稍微慢一点前行,就这样把这个人抱在怀里,仿佛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一样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可工藤新一却早早的开始催促他;“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石原柊暗中撇了撇嘴:“我盯着那女的,让冲矢昂先生盯着那男的吧。”

  这样一来,不论是谁有动静,都能第一时间发现。

  新一瞪大了眼睛,抬头呼气,然后指着自己道:“那我呢?”

  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一未成年想搞啥啊。石原柊沉默的了片刻,四处看了看,尽量放柔和了声音:“……先回家,和小哀一起等我们的好消息?”

  石原柊也是开玩笑一般的说出这种话来,话音刚落,他自己就笑了,虽然危险,可不是还有他在呢吗。

  就算是死,地狱他也有熟人。

  “别开玩笑了!”

  “抱歉。”石原柊抬手抱住他:“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这里做什么,这些人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记住,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

  石原柊今天怎么这么喜欢突然袭击?!

  工藤新一低下头,推着他:“行了行了,知道了,你快去和昂先生会和把,那两个人就交给你了啊!”话音刚落,他转身,刚刚想要离开,又回过头来,抓住他的手,往他手心里放了什么东西。

  工藤新一头也不抬的给石原柊解释了一遍:“这个是窃听用的东西,还有联络用的便携式电话,可以直接用这部电话监听,虽然这玩意有不少缺陷,但总会有用的把……总之……你也小心。”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用走姿势迈出了跑步的速度离开了。

  工藤新一捂着半边热透了的脸,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石原柊见到了冲矢昂之后,两个人交换了联络方式后,便分别盯住那一女一男,事实证明,还是石原柊的运气比较好。那女人中途去了洗手间,然后脚步一拐,直接拿着提前准备好的房卡钻入了酒店内的旅馆内。

  石原柊看了眼手中小巧的窃听器,比划了一下,直接从门缝下扔了进去。

  他打开柯南交给自己的手机,带上耳机后,被房门隔绝的女性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只是信号有些不太好,听到耳朵中,时常会传来一阵阵干扰的杂音。

  “是,事情都办妥了……等到……电脑里的关于组织的数据就会直接……是,我知道了。只是那人竟然会……严重的失误……存入组织的数据竟然会……拷贝……是,东西已经准备完毕,还有一件事,我在会场上看到一位……无关系,好的……”

  石原柊靠在墙壁上,顺着那女人的话里的意思,也把事情的原委还原了个七七八八。

  然后他听见房内终于没了说话人的声音,反而是窗户背打开后,风猛烈的吹进来的声音。

  这个高度难道还想要跳楼逃脱?

  石原柊心里想着,便直接打了冲矢昂的电话,给他简单的报了房门号,然后说了一句那女人好像要逃走似的。也不管听到这话的冲矢昂是个什么反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石原柊走过去,躲过猫眼,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但是有人悄悄踩过地板发出的细微响声,被窃听器捕捉。然后石原柊又听到一声蛮巨大的闷响,窃听器里面的声音更加奇怪了,好像距离人的呼吸更近了似的……

  “窃听器?!”

  耳机里传来那女人不可置信的低呼。

  不过这声音哪怕她放得再轻,在窃听器耳边说出来的,传达到石原柊耳朵了的时候,还是蛮清楚的。

  石原柊知道时机差不多了。

  因为知道了这件事的女人,绝对不会无动于衷。

  大门被悄悄打开了一个缝隙。

  就是现在。石原柊单脚插入,直接把门踹开,然后对着那女人笑了笑,一拳就顺着朝着对方的下巴打了上去。石原柊不紧不慢的摇晃了一下手腕,真是的,不仅仅要揍妖怪,现在就连人类也列入了这个名单中去吗。

  不过这件事他做的到还算乐意呢。

  石原柊走到屋内,一只手在外面,抓住了撞上墙壁后,反弹回来的大门。

  关门放狗。

  石原柊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话来,然后就在心里呸了一声,谁是狗。

  “小姐,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石原柊压根不给人缓过神来的机会,抓住对方的手臂,干脆利落的给折断了。

  对方倒也算是个人物,这样都能忍住疼痛不喊出来。

  “没听过也没关系,那这一句话你就算没听过,也该知道的,叫做……那什么来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这回事,但现在的情形不就是这句话最好的诠释吗?”

  石原柊看着那女人的脸,笑得很无辜:“别这样瞪着我呀,我倒是对那琴酒蛮好奇的,到底是怎么长大的,才变成现在这幅心冷面冷的样子呀?要不是因为你们这个组织不小心引起了一些……算了,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就是那些你们压根对付不了的人物注意,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本来还对那琴酒蛮感兴趣的,毕竟我们都长了同样一张脸……”

  那女人大概是因为石原柊进门前把她撂倒的那一拳打坏了下巴,现在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人敲响了。

  石原柊回了一声来了,开门后就是一个后跳。

  定睛一看,是冲矢昂。

  “我有这么可怕吗?”

  石原柊耸耸肩:“因为我刚刚就是应差不多的方式把这个女人撂倒的。”

  冲矢昂进门后也关上门:“这就是组织里的人?”

  石原柊点点头:“对,来这里好像是说要销毁什么数据,至于在组织中这人到底占了个什么位置,这你就自己问吧。我这就离开,去和他说一下这边的情况。”

  只是当石原柊刚刚打开房门,想要出去的时候,一直在低头沉思的冲矢昂突然喊了一声:“不好!”

  石原柊瞪大了眼睛,道不是因为那句不好,而是他正好看到了毛利兰背对着他跑掉。

  对方是刚好跑来上卫生间的……

  呵呵,这种理由谁信啊!

  但是石原柊可追不上去了,因为就在冲矢昂那一句不好刚刚出口后,从远至今,一连串的大爆炸频频响起。这一波的爆炸仿佛就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大地震一样,带着整栋大楼都开始摇晃起来。石原柊立刻关门,和冲矢昂对看了一眼,互相发现对方好像都蛮冷静的。

  “要说这里的电脑的话,只有这家酒店办公所在的最顶楼的电脑了。”冲矢昂道:“想要销毁数据,最方便快捷的方式,就是安装炸弹,让所有的电脑都直接在火海里消失,再也不能恢复。”

  他刚刚说完,就听到一阵什么东西断裂砸在地面上的轰鸣声音,石原柊有些担心,打了声招呼就跑出去一看,这一眼,就说让他直接沉了脸色。

  血迹,衣服的碎片。

  算一下时间,经过这里的只有一个人。

  石原柊回到房间,直接把柯南交给他的手机交给了冲矢昂,然后又跑出去。

  “等等,你要去做什么!?”

  石原柊听见问话,转过头来,脸色阴沉:“救人去。”

  毛利兰——

  她是不敢相信新一会和那个男人发展处超过友谊的关系的。

  可是人啊,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底种下,那么不知不觉的,就会为这份怀疑找到无数个证实的证据。

  这场宴会,新一竟然也会出席,这是毛利兰始料不及的。但是看见新一的惊喜,很快就被另外一个人的出现而打乱。

  石原柊。

  好像和柯南关系很不错的,毛利兰也不过是见了他几次而已。只是上次他和假扮成工藤新一的怪盗基德那般亲密——纵然后来她知道了新一只是怪盗基德假扮,石原柊也只是为了抓住怪盗基德而故意而为,毛利兰也没有真的把这件事放下。

  因为石原柊,当时看着新一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温柔了。

  就如同刚刚所说,一个人怀疑的种子在内心种下,那么她就会不自觉地去寻找能够证实这份怀疑的种种证据。

  而这次见了面之后,毛利兰心里那份怀疑更是不断加大。

  因为有了对比之后,她才知道,原来上一次的温柔,也不过是作假。这次他看着新一的目光,该怎么说呢,就好像天上的月亮一般,不刺眼,不明亮,甚至可以说不起眼。

  但是只要抬头,就能看见月光柔柔的注视着地面上的人。

  石原柊看着工藤新一的目光,就好像是……宠溺这自己最爱的那个人,不去多说一个字,可只要有一个人发现了那种目光,就会知道他有个爱到骨子里的人一样。

  毛利兰看着他替新一准备好了南野小姐的生日礼物,听着他和新一说些她不知道的话,他们那般默契的模样,谁让毛利兰心里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戳了一戳。

  不疼,但很难后。

  石原柊的温柔,大概只为了新一一人展现,可新一应该没有发现。

  因为石原柊把新一抱在怀中后,毛利兰看他的样子,面上只有满足,却没有恋人该有的甜蜜。

  新一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她的心一下子开始活跃起来!

  新一那么优秀,有谁喜欢他,都是正常的事情。但两个人的感情,只有一方是没办法成立的——

  可是毛利兰活跃起来的心,却子啊工藤新一推开石原柊后,一下子被冬日掺杂这冰块的冷水泼了一样。

  新一低着头,抬头的时候,他的脸色,很红。

  只是因为被人抱住后害羞了吗?还是……

  毛利兰咬咬牙,看了新一一眼,最终决定自己去寻找证据。

  他看着那个男人进入了酒店的门内,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躲在一旁也不敢出声。最初的不理智过去后,她现在只想问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快点回去吧。

  正当她这样想着的时候,那边又传来开门的声音,她犹豫了好一会,在第二次开门的声音时,还是探过身子,看看是不是石原柊从那里走出来了。

  但是刚刚这样做,她就缩了回去。

  “我到底在干嘛啊……”

  她呢喃着,似乎是为了说服自己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了,先下去吧,说不定事情的真相和我猜测的压根不一样呢。”

  可是当毛利兰迈出第一个台阶的时候,爆炸的巨响发生。

  然后,是墙壁倒塌,她被困在了这个楼梯的拐角处。

  她不敢乱动,因为脚下还在摇摇欲坠。

  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然后大声的呼救。

  可是被石块阻挡住的通道,不单单阻挡了她离开的道路,也阻挡了她声音的传递。

  她会不会就这样死在这里?

  时间一长,她就这样担心的想着。

  手机不在自己身上,要是没有人发现自己,她一定会就这样死去的——

  不,新一一定会发现自己不在了的!

  可是……

  当周围传来一点点响声的时候,毛利兰忍不住站直了身子,当一块巨大的石头被人小心翼翼的挪开后,她终于看见了来救她的人。

  不是新一。

  是双手手指尖满是鲜血的石原柊。

  当毛利兰被他护在怀里,朝着大门走去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起了对方:“你是不是……喜欢他?喜欢新一?像恋人一样的喜欢?”

  石原柊没有看她:“对。”

  “那你为什么……还有救我?你不知道我和新一……”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和新一最般配的女孩。”石原柊低头看着毛利兰,一字一句道:“你要是出事了,新一会难过。”

  “我不想让他难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最新章节,[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