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的半身死灵……也不能说是无辜。毕竟这家伙还杀了个人,血腥气就是现在都没能散去,又恰好撞上了心情颇为不爽的石原柊,只能说运气实在不好,直接沦为了石原柊的出气筒。

  半身死灵从喉咙里发出来,仿佛用指甲在黑板上缓缓划过声音一样的刺耳尖叫,让空旷的车库弥漫上了一层恐怖的气氛。

  半身死灵没能吓跑石原柊,反而让本来就没多少耐心的石原柊更是火大。

  终于不再和这个家伙周旋,拔出刀来一刀了解了她。

  石原柊没有把刀收回去,而是四处望了过去——这个老旧的底下车库,似乎好像是一些小妖怪们的巢穴一样。这一眼望过去,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妖怪,认得出来认不出来的,拢共已经超过了二十只。

  这些小妖怪在石原柊的视线扫过来后,统统蜷缩住脑袋,抖着身子连气都不敢出的胆小模样。

  不过想来也是,石原柊刚刚可是毫不留情的杀了突然霸占了这里最好位置的‘老大’,他们这些小妖怪‘下属’怎么敢在石原柊面前吭气。

  石原柊也只是扫视了一眼,这些小妖怪大多都是些无害又弱小的家伙,就算再来二十只,他单手也能解决了。

  石原柊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差不多到了贵志放学的时间,这才从车库里离开。

  这里距离贵志的学校还是蛮近的,把这个死灵解决也是件好事,不说别的,小哀柯南贵志可都在这所小学里念书呢。

  最近组织的事情弄得石原柊精神上有点紧张,加上对柯南的那种心思时不时就要暴走一下——可是他还偏偏不能真的暴走,要是他是个坏人,恐怕这个时候,柯南就要列入失踪儿童的档案中去了吧……

  可要他真的是个坏人,那自己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睁眼的时候,身边跟着自己的应该不会是柯南。

  石原柊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回头看了一下,从他到了学校开始,就有一股不怀好意视线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石原柊本来还以为,是组织的人的人盯上了自己。

  结果……

  那一群小混混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石原柊走走停停,时不时就要扭头看过去,惹得灰原哀也开始紧张起来,她拽了拽石原柊:“怎么了?难道是……”

  灰原哀说着,手就有些颤抖。

  石原柊摇摇头:“好像是一伙不良,我只是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的样子,到底在哪里来着……”石原柊说着,就苦苦冥思起来,偶尔还要回头去看那几个人的样子,好让自己更快的回忆起来。

  “啊……”

  石原柊想起来了。

  那是距离他第一次看到柯南变回工藤新一模样后,结果在新闻里知道了柯南出事,他什么都没想,抢了一群小混混的摩托车,还……抓着其中一个不良,直接把他的脑袋磕在了车把上。

  这是打算来告密?

  石原柊浑身的肌肉绷起,要是被柯南知道了自己曾经做过这种事的话……哪怕对象是个小混混,他也不会高兴的,说不定,自己苦心经营,好不容易和柯南到了这种互相信赖的关系,会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石原柊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默默的把那些不良的脸记在了心里,不在看他们,就算再怎么担心,也要把贵志和小哀先送回家中再说。

  石原柊把小哀送回阿笠博士家中后,又带着贵志回家,然后连鞋都没换,就说自己要出来处理一点事情,又告诉了贵志,如果柯南来问他半身死灵的事情,就告诉他已经解决了。

  贵志以为石原柊只是出门处理关于妖怪的事情,反正石原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乖乖的挥挥手,嘱咐他要小心行事。

  石原柊也笑着说:“晚饭前我一定回来。”

  然后看了眼时钟,大概一个多小时,足够了。

  石原柊这次可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毕竟都放任那群不良都跟着他倒了自家门口,石原柊还是打算一次性解决会比较好。至于方式……恩,尽量用一点和平的方式吧。

  毕竟是人类,远远没有妖怪那么结实。

  要是自己真的一不小心动了手,少不了一个防卫过当的罪名按在自己身上。

  石原柊走出来,果不其然,那些小混混们又跟了过来。石原柊想了想,去了之前那个叫做黑子哲也的少年消失的地方。

  哪里也算是距离这里最偏僻的一个小巷子了。

  不过还是不要走进去会比较好,要是再次被隐里吞下去,又不知道要画多少时间出来。

  石原柊停下来后,周围的那些不良,也都十分自觉,十分具有不良气质的把石原柊围了上来。

  “喂,你这混蛋还记得我们吧?!”

  石原柊看了看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实诚的摇摇头:“不认识。”他压根就没记住那群小混混的脸,只是记着他抢了混混们的摩托车这件事而已。

  他招惹过不良也只有那么一次。

  但是……这些混混们,他们中间谁是原本的当事人,谁是他们请来的外援,或者说他们都是当事人,石原柊压根是不知道的。

  那混混被噎住,然后就被一只苍白的手拨开:“啰嗦死了,让开。”

  说话的那不良立刻躲开,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灰崎大哥!就是这个家伙打了我们的人!”

  似乎这个是外援的样子。

  石原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很高,灰白色头发,看上去很有魄力。

  对方掰着手指头咔吧咔吧响,冷笑道:“还管他记不记得做什么呢,只要你知道这个家伙惹到了你不就行了吗。”

  石原柊也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的确,既然决定好要教训一个人,难道还要对方非得记住自己不可?

  “……你点个什么头?看不起我!?”

  石原柊反应过来,有些好脾气的样子:“啊,不是的。只是一时间听到了很合自己的话,所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已。别介意啊。”说着,对他招招手:“我的空闲时间不多,快些搞定吧,家里还有小孩子在等着我一块回去吃饭呢。”

  对方险些把自己的手指头掰断。

  “呵呵……这么自信啊,那老子就让你再也自信不起来!”

  这个人似乎也习惯了打架的样子,似乎也系统的练习过一些武道技巧,但是对于石原柊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看啊。

  石原柊刚刚躲过去对方的一拳,对方也没有继续攻过来——当然,石原柊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拦住他的是黄濑凉太。

  “灰崎不要啊,会死的——”黄濑凉太紧紧的抓住对方的腰,不过真正阻止他继续行动耳朵,应该是分别抓住了他肩膀的青峰大辉和……火神大我?应该是这个名字。

  石原柊看着他们:“你们为什么到这里来了?”

  黄濑凉太啊了一声:“那个,就是来这里玩……”

  来这种偏僻的小巷子……玩?

  石原柊看了一眼他们三个人,了然的点点头:“是吗。”

  总感觉小石原好像误会了什么——黄濑凉太赶忙问道:“那小石原你呢,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石原柊看了一群这些被青峰大辉还有火神大我挨个吓跑的不良们,道:“路上发现被他们跟踪了,我总不能再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解决他们吧。”

  所以就在这种小巷子解决?

  你要解决什么呀?!

  黄濑凉太满脸惊恐的看着石原柊。

  石原柊说着,又指了指还被他们擒拿住的这个不良,问道:“你们好像认识他?”

  黄濑这才发现自己还一直抱着对方,赶忙松手,蹭到石原柊身边:“是啊,还在念中学的时候,他也是篮球部的一员。不过……那个时候帝光篮球部被分为一二三军,一军算是主力,灰崎祥吾他以前是一军的,不过我入部之后……后来这家伙在高中又败在了我的……”

  所以这个家伙从黄濑一出现,那目光就好像要把黄濑生吞进去肚子里一样啊。

  深仇大恨也不过如此了吧。

  “抓够了没有?!”

  灰崎祥吾这才猛的一挥手,挥开身后那两个人。他向后退了几步,站稳后才看着他们,面上全是一片讽刺之意:“你们几个,不论什么时候都这么喜欢聚在一起呢。”

  “要你管。”青峰大辉不耐烦的道。

  火神大我倒是惊讶的瞪大额眼睛,指着灰崎祥吾道:“灰崎……你原来那一头好像是非洲人小辫子一样的头发哪里去了?”

  灰崎祥吾耳朵脸色一下子黑掉:“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哎,说起来,这不就是灰崎你帝光时代时留的头发来着吗,高中时候见了你,我还真是一下子没发现是你啊,毕竟发型颜色都不一样了。”黄濑凉太也兴致勃勃的评价了起来。

  石原柊想象了一下那种发型……

  “真的会有人去弄那种发型啊……”他感慨道。

  灰崎祥吾立刻转过头来,看着石原柊的目光好像要拼命一样:“去死啊啊啊啊!!”

  黄濑凉太立刻抬手想要阻止他:“灰崎不要!会——”

  想要阻止他,晚了!灰崎祥吾在内心冷笑,看他不把这个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打到跪地求饶,他就……

  当灰崎祥吾自己跪在地上大吐胃水时,他整个人都懵逼了。

  黄濑凉太这才把自己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小石原打在灰崎祥吾身上那一拳阻止了的话说完:“会被小石原暴揍的很惨的……啊,没飞出去啊,看来小石原手下留情了呢。”

  石原柊力气有多大,他可是知道的!

  不论是般若还是小黑子家那牺牲的大门,都可以证明。

  虽然不知道灰崎祥吾还会不会来,但是一个人类,还是个明面上的不良而已,石原柊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这种家伙,家里打不过的只有贵志一个人!

  千鹤看上去柔弱,可她本身就是拒绝灾难的妖怪,灰崎祥吾想要找她麻烦,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运气。雪女和茨木童子就不用说了……至于偶尔来这里串门的小哀和柯南……小哀身边有雨女,柯南手中那些危险武器一个比一个多。

  只是会比较麻烦吖

  石原柊看了一眼手表,和三个人嘱咐了他们一下,隐里的入口可能还在这附近,所以没事还是去别处玩吧。

  黄濑凉太尴尬的对他摆摆手说再见。

  还是不要让小石原知道他们就是来看看隐里还在不在的好了。

  好奇心嘛,能管住就不是好奇心了。

  石原柊回家的时候,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早一点。金鱼草摆动了一下叶片,对他发出一阵惨叫。

  石原柊:“……”怎么办,还是想要把这个一回家就惨叫给自己听的动植物丢出去啊。

  不过千鹤和贵志都趴在金鱼草前在做什么呢?也没有在看金鱼草……难道是在画画?

  “贵志?千鹤?”

  两个小孩子回头一看,立刻蹭蹭蹭的跑过来,脸上欣喜的笑容明显的很,他们各自拽住了石原柊一个胳膊,把他拽道金鱼草面前,然后指着装着金鱼草的花盆。

  “……”

  石原柊:噩梦成真了。

  只见金鱼草的花盆边缘上,一株小小的,只有一个人手掌长的金鱼草在轻微晃动。上面红白相间的金鱼大概只有三厘米宽,看到来人也不害怕——等等这玩意又不是刚出生的小狗动植物里面还是植物占据了比较大的比例吧!

  幼年金鱼草甩甩幼小的叶片,发出一阵……好像小狗呜咽一样的惨叫。

  贵志和千鹤都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双眼里写满了:我们养吧!

  石原柊沉默片刻,拿出手机:“我去和会养金鱼草的人联络一下。”说完,就拨通了鬼灯先生的号码。

  鬼灯先生很惊讶,说金鱼草竟然可以在凡间生长,这几乎就是金鱼草这个生物所诞生的奇迹!

  石原柊很想说,他并不想要这种奇迹。

  不过还好,这小小的金鱼草大概是原本就在土壤中的种子。金鱼草繁殖的条件还算苛刻,只要把他们分开养殖,就不会再出现繁殖下一代的情况了。

  听起来就好像养了一公一母的小狗,只要避免他们交【哗】,他们就不会生下小狗了似的。

  所以这种繁殖条件哪里苛刻了?

  石原柊按照鬼灯先生所说,先把那小小的金鱼草从大盆中连土带根的移出来——石原柊抗拒这自己想要把土博看看看这些金鱼草根部的好奇心,这大概是自己这一辈子,唯一抗拒好奇心的时候了。

  石原柊先找了个吃饭的碗,先把金鱼草放了进去,又从外面随便弄了点土回来。

  “说是要让金鱼草先习惯一下这边土壤,否则一次性换到新的土壤中,金鱼草会适应不了的。之后再等大概半个月后,可以酌情为金鱼草施肥。如果希望金鱼草就长到手掌那么大的话,也可以不施肥。”

  贵志连忙问道:“不施肥的话,金鱼草一定会肚子饿的!”

  “可贵志不想捧着这么大的金鱼草出去玩吗?那边那个……完全不是可以带出去的样子呢。”

  石原柊无辜的看向了隔壁的金鱼草,那只金鱼比一个人的脸还要大好多。

  贵志陷入了纠结。

  “况且,金鱼草到底只是植物啊,虽然会动也会叫,但是只要是植物,其实水和土壤就能喂饱了的。”

  石原柊这一番话,成功打动了贵志。

  他自己立刻松了一口气,既然家里已经决定要迎来第二只金鱼草,那么一大一小,总比两只大的好一点。

  这只小小的金鱼草获得了全家上下,包括小哀的保护。

  贵志和千鹤就不说了,曾经那么厌恶金鱼草的雪女,对这个新出生的好像小猫一样软弱无力——雪女的原话——的金鱼草,简直好的不能再好。甚至俩小哀,都对这个小家伙抱着极大的善意。

  这就是所谓的,吃人的鳄鱼小时候也有可爱的一面吗?

  照顾金鱼草这件事,就交给了每天待在家中的千鹤,看千鹤那认真的样子,似乎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小金鱼草养的白白胖胖的。

  石原柊以为的安静日子,终于在某天,被一把手枪抵在后腰上的时候一去不复返。

  “不要有多余的动作,我们有事情找你。”听声音是个女人,三女人说完,就亲亲蜜蜜的抓住上了石原柊的胳膊,然后朝着他嘴唇上,石原柊微微一躲,这个来自危险美人的香吻就落在了石原柊的脸颊上。

  “亲爱的可真害羞呢,好了,我们快点去约会吧!”那女人也不在乎,似乎也只是为了逢场作戏,好让别人以为他们就是一对情侣而已。

  石原柊也不反抗,后背出还低着手枪呢,他这一身肉还没练到铜墙铁壁呢。

  看看这女人是打算把他带到哪里去好了。

  石原柊一路上不吵不闹,然后被女人推着上了车。车内还有这家伙另外一个同伙,上了车后,抵在后背上的手枪,就变成了明晃晃放在自己脑袋上了。

  “哇哦,这家伙长得还真是和琴酒一模一样呢。”这个也是个女人,她来回打量了一下石原柊,然后伸手,丢掉了石原柊的眼镜:“这样就更像了。”

  “话说,这是平光眼镜呢。”第二个女人拿着石原柊的眼镜来回打量了几眼,语气里带着些奇怪的意味:“就算没有近视,也带着一副眼镜,是为了隐藏什么吗?”

  难道就不能是为了时尚?

  石原柊在心里说,然后就因为车子突然紧急刹车而撞到了前座。

  “该死,贝尔摩德,怎么回事?袭击?!”

  后座那女人也不例外,不过回过神来就继续抓住了石原柊:“老实点。”

  石原柊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什么事情都不会做。

  “好像是因扎到了地面的碎玻璃而爆胎了。”前座的贝尔摩德道:“运气真不好,让其他人来接我们吧。”

  说着,就开始打起了电话。

  石原柊你听到运气不好这几个词,条件反射的挑了挑眉毛。

  说起运气这回事,他们家里不就是还有一个运气最好的孩子存在这呢吗。难道是千鹤发现自己遇到危险了,所以这车子爆胎也是千鹤干的?

  当那个所谓来接他们的人出现的时候,石原柊肯定就是千鹤做的了,要不然,一个硕大的组织,让谁来帮忙不好,偏偏让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琴酒来呢?

  跟在琴酒身后的竹竹美看着石原柊瞪大了眼睛。

  偏偏是这个正在被鸦天狗竹竹美监视着的琴酒来了呢。

  这下子,他大概就是想死也不怎么容易了吧。

  “果然和大哥一模一样啊,听到报告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有人……”

  “别废话了,快点走吧。”琴酒一句话不说,只是眼神扫了一眼石原柊,然后压低了帽檐,就率先做上了车内。

  竹竹美站在车顶,赶忙向奴良组三代目发送消息,石原大人被这个组织的人抓走了,该怎么办?要是现在动手的话,以后说不定——

  只是当竹竹美第一个消息刚刚发出去,琴酒的车也……爆胎了。

  石原柊,四个组织成员,还有妖怪竹竹美都沉默的站在了街角,非常引人注目。

  石原柊在心里已经笑趴下了。

  要维持面上的淡定,还是有些困难的呢?

  “是你做的。”琴酒对着石原柊道:“你做了什么?”

  “这位先生。”石原柊清了清嗓子道:“现在都讲究个证据,我被你们莫名其妙的劫持还拿着手枪威胁这生命,就已经非常倒霉了,遇到了这种意外,你们也要说是我偷偷摸摸搞鬼,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就算这位先生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也不能这样血口喷人吧。”石原柊声音低沉,微微低下头仰视这几人:“我被你们看在车上,连动一动都不能——我要怎么样做到这件事?”

  说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或者你们干脆说,这是妖怪们搞的鬼,还比较有有可信度呢。”

  那个石原柊还不知道名字的女人皱着眉头:“好了,问题是……我们现在怎么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最新章节,[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