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 96.番外1

小说: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 作者:木瓜黄 更新时间:2018-09-19 05:00:34 源网站:棉花糖
  唐御天和秦意的婚礼,举行在……知识的海洋里。

  ——那是一个特别特别大的图书馆。

  毛吉祥永远记得这一天,他勉强作为盟友的娘家人,出任伴郎一职。

  虽说是图书馆,但也是经过婚庆公司改造,是场成为以‘读书’为主题的婚宴。

  很奇妙。

  简直不能更奇妙。

  大家为了参加这场史无前例的婚礼,盛装出席。然而不少人在门口就被接待拦了下来。

  接待微微弯腰,做了一个标准的绅士姿势,手上戴着的白手套尤为显眼,他轻柔又不乏坚定地说:“请出示您的读书证。”

  “……”毛吉祥觉得自己可能是走错了。

  可接待身后,墙壁上明晃晃地挂着秦意和唐御天依偎在一起的照片,更别提照片上他们两人傻逼似地伸手弯腰摆,合体摆了个爱心的造型,在爱心中间,红色的特效字体写着:喜结良缘。

  哎卧槽这品味。

  毛吉祥一脸惨痛地将目光从那幅照片上挪开,然后问接待:“什么读书证?我不是出示请柬了吗。”

  招待态度很强硬:“不好意思,光有请柬没用,况且——您好好看看,请柬上写得很清楚,请务必带上读书证。这个读书证,我们一并附送在请柬里的。”

  他清楚地记得他当时收到请柬的时候,是装在一个信封里。至于信封……他拆开就随手扔了,压根没有在意里面还有没有什么读书证。

  在招待的指点下,毛吉祥眯着眼,看清了请柬第三页上最后一行小字。

  ——没有读书证一律不得入场。

  毛吉祥收回目光,他坚持道:“我只是来参加个婚礼。”

  “请出示您的读书证。”

  “……”

  “你知道这人谁吗,我哥们。”毛吉祥隔空指指那张傻逼照片,然后又指指自己,“我今天还是伴郎……小伙子你胆子很大,敢拦着我。”

  “没有读书证不让进,感谢您的配合。”

  这人怎么说都不听,毛吉祥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跟他怎么计较,只好先退到一旁去。

  他内心真是,极其复杂。

  什么破玩意儿啊,你们能不能安安分分结个婚,老整这些知识分子的套路。

  白余回车库取贺礼去了,估计得再有个五六分钟才能回来。

  都怪他们下车的时候,毛吉祥手贱摸了一把他的裤裆,然后被白余摁在车里教训了一顿。等两人出来,把准备好的贺礼都给忘光了。直到毛吉祥看着司嘉北提一大箱子路过,他才想起来,让白余赶紧回去拿。

  毛吉祥这会儿被拦在外边也进不去内场,干脆乖乖站在一边等白余回来。

  等着无聊,他突然灵光乍现——他为什么不给他盟友打个电话呢?

  有后门不走,他是不是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然而一通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人却是唐御天。

  “……”毛吉祥心很累,“秦意呢?”

  唐御天站在门外,他手里拿着的手机还是秦意刚才恼羞成怒用来砸他的。想到那蠢货换礼服的时候脱衣服脱到一半,发现那个本该背过身去的男人正倚在门口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看,然后反手就把手机往他身上砸。

  他抬手把它抓在手里,心道,他媳妇这脾气……

  还挺带劲。

  于是他回回神,对毛吉祥敷衍了两句:“换衣服呢,找他有事?”

  他刚说完,对面就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毛吉祥话痨功力全开:“哎我就想问一个问题,读书证是怎么鬼?你们结个婚办在图书馆里头就算了——我刚刚可是从外边都瞅着了,内场简直可怕,我们到底是来吃饭还是吃书的,还有我压根就没注意这个读书证,你能不能让门口那个小哥直接放我进去?我可是伴郎啊……”

  唐御天回复得又快又坚决:“不可以。”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读书使人进步。”

  “你让秦意接电话。”

  “这话就是他说的。”

  “你让他接电话!”

  “挂了,再见。”

  毛吉祥站在大厅门口彻底崩溃了:“你们再这样就要失去一位帅气英俊的伴郎了!”

  唐御天打算撂电话的手顿了顿。

  毛吉祥以为自己能成功地走上后门呢,就听对面唐总不耐烦地甩给他两个字:“补办。”

  啥?

  然而任由他再如何对着电话‘歪歪歪’,也得不到回应了。

  妈的他来当伴郎纯粹是找虐来的吧?

  这时候,他凭借着他敏锐的听觉,听到附近有个乡土音男人在嚷嚷‘这表咋填啊,俺不知道怎么写’。

  毛吉祥往右手边望去,是A市某赫赫有名的暴发户。

  前台小姐耐心地教他:“我们读书证补办需要填份答卷,这个题目的意思呢就是问你,如何评价马克思的《资本论》,只需要稍微写几句点评就可以。”

  暴发户脖子间的金链子闪闪发光,他的粗嗓门越嚷越开:“这我咋知道,马什么死,我不看书,咋写啊。”

  “看什么呢,怎么不进去?”

  毛吉祥正看着那边的情况,下一秒,后背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白余搂着他,低头在他发旋处亲了一口。然后就听毛吉祥没头没脑地问他:“你知道,如何评价马克思的《资本论》吗?”

  白余:“……”

  中途太坎坷,总之他们最后还是补好了卡。不过那个暴发户就比较惨了,他偷偷跑到图书馆外边去搜答案,然后死记硬背了一堆不是人说出来的玩意儿,再返回去找前台的时候,前台给了他另一张陌生的答卷:“抱歉先生,刚才那张已经让人答完了。”

  ……

  总之,婚礼还是照常举行。

  毛吉祥去化妆间走访,看到盟友坐在椅子上不停深呼吸。

  “你还好吧,别紧张,反正横竖都是一刀。”毛吉祥拍拍他的肩,感觉到那单薄的小肩膀不用他拍也在自己颤抖。

  嗯……婚前恐惧症?

  毛吉祥随手给他端去一杯热水:“你压压惊……”

  然后他看到向来沉稳的盟友转过身来,化了点妆但是因为底子好,基本看不出来化过妆的脸上红彤彤的,对他说:“我好激动。”

  毛吉祥手控制不住地抖了两下。

  激动?

  秦意今天穿得很正式——由著名设计师设计,私人订制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正好合适,款型和剪裁没有凸显他单薄的身体,而是衬得他整个人分外挺拔。

  他原本头发就不是很长,发型师简单给他抹了些发蜡凹了点造型,没有怎么多捣腾,反正大家的着重点肯定会放在秦意的脸上。

  无可挑剔的五官,眼眸里透着清冷但又意外地有些书卷气。

  秦意颤着手去接他递过来的那杯水,低头喝了一口,嘴唇被微微打湿一片,他无意识地伸出舌尖舔舔,然后说:“嗯,我太激动了,我怕到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有些平时大大咧咧的人结婚前反而会恐惧,会紧张。而秦意恰恰相反。

  他今天早上一睁开眼,看到唐御天睡在他身边,这男人的手臂横在他腰间……头发虽然很凌乱,被子没盖好,只堪堪遮在他腰间。往上看,是几块诱人的腹肌,哪怕熟睡着也依旧显得有些冷漠的脸部轮廓。

  心情很复杂,好多好多的情绪团在一起,反正,总而言之就是很激动。

  激动地他主动伸手替唐御天把凌乱的发丝捋捋好,然后这个男人突然间半睁开眼,睡眼蓬松地,单手扼住秦意的手腕:“嗯?”

  秦意没有像往常一样立马缩进被子里装睡,他反而主动凑上前去,贴近唐御天的身体,鼻尖在他脖子上轻轻蹭了两下。

  唐御天松开手,改为揉上他的后脑勺,像平时秦意摸那只蠢猫一样摸着他:“凌晨三点,天还没亮。宝贝,你在向我求欢?”

  随便他怎么调戏,秦意就是紧紧靠着他。

  唐御天大半夜被他勾起一身欲火,奈何明早还要进行他和秦意两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婚礼,他只能认命地往后退两步,然而秦意又凑过来。

  几次三番之后,唐御天再退就要跌下床了,于是他干脆直接翻身压在秦意身上用挺立起来的小御天吓吓他。

  然而……

  秦意居然红着脸,没有推他也没有说什么‘唐先生你别这样’,而是主动将手从他内裤边缘伸进去,或轻或重地握着那根东西揉捏起来。

  唐御天脑子里像是有一把火,轰地一下什么东西都给烧没了。

  “所以你们做了吗?”毛吉祥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压压惊,继续道,“秦小同志,你很不错,很适合结婚。”

  当然是没有做到最后一步,用唐御天的话说就是:你这小身板,我操几下你明天还能不能起床跟我结婚了。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到场的嘉宾虽然乱七八糟各路人马都有,不是那种温馨的小型婚礼,但是这样安排,也有唐御天自己的用意。

  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老婆是谁。

  不过,更多的是想让他们知道,现在A市,他老婆——这个平日里默默无闻的教书匠才是老大。

  在秦意的坚持要求下,他们的婚礼拖到秦意经济独立,也就是找到工作之后才举办。好在他考证考得很快,没让唐御天等太久,证考下来之后他也暗戳戳地给老婆开后门,所以工作很顺利。

  因为秦意的上班时间比他早,学校第一节早读课开始是七点十分,所以唐御天硬是把公司的上下班时间给改了,保持和老婆百分之一百的同步率。

  现在书房变成两张桌子,唐御天办公,秦意批试卷、做教案。

  有时候唐御天看文件看腻味了,还会跑去帮老婆批批作业,吐槽吐槽这帮蠢学生。

  记得最好笑的一次是班里有个孩子,在作业本上跟秦意表白,把唐御天气得够呛。

  “什么叫秦老师我好喜欢你?”唐御天翻回去看了眼那娃的封面,“范平平?男的女的?”看字迹像是男孩。

  “就是闹着玩呢,小孩子。”秦意没怎么在意,结果第二天唐御天就晃到他学校去了,他上课的时候,唐御天还在窗外跟他挥手。

  那架势……就差没闯进来冷笑着问一声,谁是范平平。

  还没回想多久呢,唐御天过来敲门,要领着他走红毯上台了。

  秦意临走前趁唐御天没看见,仰头给自己灌了几口酒。

  结果整场婚礼他都相当配合,毫不羞怯。唐御天给他戴戒指,秦意眯着眼,透过台上强烈的灯光打量面前的这个男人,打量着打量着,不知怎地就主动勾着唐御天的脖子亲了上去。

  台下一片沸腾。

  毛吉祥'yoooo’得尤其响,他手都快拍肿了,发自内心地敬佩这种结婚时候变得如此奔放的盟友。

  唐御天眼神一黯,任由秦意的小舌不得章法地扫了几下,将那枚结婚戒指推进去后,反客为主,激烈而放肆。

  他在秦意唇齿间尝到了一丝酒香。

  一吻完毕,接下来的环节是两人下台敬酒。

  唐御天睁开眼,台上的灯光真几把晃眼睛。

  尤其是他身旁这个人,他在心里骄傲地想……他老婆怎么那么耀眼呢。

  敬酒的时候,按唐御天之前跟他说过的,他只要呡一口就行,最好是一口别喝,装模作样地呡呡杯子。

  不过秦意现在醉了三分,每次敬酒他喝得比唐御天还豪迈,把上好的红酒当二锅头直接一口闷。

  闷了几次下来,唐御天不得不抢了他的酒杯。

  结果下一轮敬酒的时候,秦意冲着他歪歪头:“那我喝什么。”

  唐御天冷着脸说:“喝空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最新章节,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