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邪 请假单章

小说:龙邪 作者:二十二刀流 更新时间:2018-11-29 17:45:08 源网站:棉花糖
  抱歉,又跑来请假。

  尴尬的是今天还有飘红打赏……

  主要还是身体原因。

  如果是老读者的话应该知道点,不太了解的朋友们,我在这里稍微说一下。

  我一直都有神经衰弱的毛病。

  最近更新都比较晚,基本上靠近十二点或者超了,因为我已经连续好几天晚上就睡2-3个小时,白天头痛的难受,晚上六点钟躺下补觉,2-3小时又醒……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多天,每天都难受死了。

  睡不着,想着前一晚睡这么少,第二天可以狠狠睡了吧,结果还是三小时醒,然后继续睡不着。

  持续每天如此,严重起来把人搞疯。

  医生都说不能这样,要抑郁的。

  吃药断断续续的,保健品已经毫无效果。

  所以今天扛不住了,早早的来请假,睡不着哪怕就躺着,也不想起来了。

  “小侯爷,您快点起来吧,轮到我们巡逻了。”

  “我这是在哪啊?”

  秦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感觉身上凉嗖嗖的,外面还呼呼的刮着大风,顿时心里一阵奇怪。

  “哎呀小侯爷,您怎么迷糊了,我们在军营啊。这个时辰轮到咱俩放哨,再不起,军法处置啊,现在老侯爷也护不了你了。”

  “什么?”

  秦虎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自己此时正呆在一个帐篷里,眼前是个穿着皮甲的小兵。

  正在他想张口问点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头痛欲裂,一股巨大的信息流冲入了他的脑海,几秒钟之后他知道自己穿越了。

  他从一名现代特种战士,穿越到了一名也叫秦虎的小侯爷身上,乃京城七大恶少之首!

  而这个叫大虞朝的时代,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秦虎的祖上是大虞开国四公二十八侯之一,三个月前父亲病逝,秦虎袭爵,成了新一任冠军侯。

  秦虎从小被爹娘宠坏了,不爱读书,不爱习武,一味玩耍,吃喝玩乐,横行京城。

  长大了家里想让他收收心,便定下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陈国公家的大小姐,名叫陈若离,名门闺秀,秀外慧中。

  这个秦虎对别人都是穷凶极恶,可偏偏对这位貌美如花的未婚妻百依百顺,视如珍宝。

  可事情偏偏就出在了这个青梅竹马的陈大小姐身上。

  根据秦虎的记忆,那天他携未婚妻入宫参拜当朝长安公主,公主与陈若离从小相好,便安排饮宴。

  可后来秦虎喝断片了,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内卫的诏狱。他被告知醉酒调戏公主,意图不轨之事。

  更诡异的在后面,陈若离竟然上书弹劾未婚夫秦虎七十二条不法之事,桩桩件件有凭有据。

  秦虎当时好似五雷轰顶一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圣旨很快就下来了,念在秦虎祖上有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发配幽州,军前效力,保留爵位,以观后效。

  但是到了幽州之后,他很快就被安排上了前线——先锋帐前听用。

  这些事情在秦虎的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他基本上就想明白了,这应该是个圈套。

  因为陈国公早就想和他退婚。

  秦家和陈家本来就是政治联姻,两家都想做强做大,而后来的秦虎除了是个纨绔,几乎一无是处,可以说把冠军侯府的脸都丢尽了。

  要知道,历代冠军侯,都是英雄人物,在军中有无可比拟的影响力,可偏偏到了这一代,出了个根本没上过战场的废物。

  老侯爷活着的时候,陈国公还给面子,老侯爷死了,陈国公翻脸无情,竟然上演了一幕灵堂退婚。

  但秦虎深爱陈若离,死活就是不允,而陈若离对他这个恶少却早已非常厌恶。

  于是一场祸事,就此降临!

  至于说长安公主嘛,那就更简单了,她是秦虎堂兄的表妹,只要秦虎一死,冠军侯府的庞大家产,自然悉数落到这位堂兄的身上。

  这几股势力,各取所需,沆瀣一气,就这样迅速的联合了起来……,

  果然是一入侯门深似海,想让他死的人,还真多呀。

  “秦安,你说咱们找个地方背背风行吗?”

  明亮的月光照耀下,粗暴的北风带着刺耳的哨音,掠过空旷的原野,把几只火把吹的明明灭灭,更犹如无数把飞刀切割着人的皮肤。

  “不行啊小侯爷,会被军法处置的。”

  秦虎和秦安缩头缩脚的顶着风,从营寨中跑出来,踩着厚重的积雪向前跑。

  瘦弱的秦安一不留神,直接被大风掀翻了。

  两名换防的哨兵见他们出来,相视阴笑,捧了两把雪把取暖的篝火灭了,而后钻进了帐篷里。

  娘的,连小兵都给收买了,想冻死老子!

  这是个规模很小的营寨,大概有二十座帐篷,周围以马车环绕,外围连拒马鹿角都没有排列,附近更是地势平坦,无险可守,一看就没打算长期驻扎。

  根据秦虎前世的记忆,这里驻扎了大约两百人,他们是虞朝征北将军李勤的先锋营。

  而此次李勤两万大军的目标则是虞朝在边境上的宿敌,辽东国。

  “咳咳,小侯爷,你说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秦安整个身体蜷缩在雪地上,嘴唇和脸都是青的,说话也是有气无力,仿佛随时都会死。

  秦虎心里叹了口气,秦安纯属是被自己连累的,而事情若是照此发展下去,他俩是必死无疑的了。

  那些想让他死的人,在朝堂上没整死他,就在军营里下黑手打闷棍,把他往死里整。

  可秦虎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这明摆着就是被人陷害的事儿,他可不能干休。

  人生本来就是无休止的挣扎求存,等着吧,老子不但要活下去,还会杀回京城,与你们算算账。

  “秦安,我们出门的时候,带了多少银票?”

  “没有银票了啊,我身上只有二十两银子。圣旨上说了,我们是充军发配,家产封禁。”

  秦安今年才16岁,是秦虎的贴身书童,长的很瘦弱,早已经不堪折磨,看上去就剩一口气了。

  其实秦虎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几天先锋营每天行军30里,干的工作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砍柴烧火,挖沟挑水,搭建营寨。

  而这两个细皮嫩肉的家伙,每天和几百个五大三粗的丘八待在一起会是什么状况?

  肯定是干最累的活儿,吃最差的饭,挨最毒的打,受最大的气……

  秦虎估计,他的前身可能就是被活活折磨死的。

  也算是他罪有应得吧。

  只是这份苦,现在必须要他扛下去了,扛不住的话,他也会死。

  “给我。”

  秦虎想好了,他必须先设法保住秦安的命,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而要保命其实也不困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行贿,俗话说财能通神,这个办法虽然原始,但永远都好使。

  但现在这种情况,他不可能去贿赂高官,因为没人敢跟他沾边。再说也没钱。

  所以他的脑海里面想到了一个人,百夫长李孝坤。

  也就是目前先锋营的一把手。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好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最新章节内容已经在好阅APP更新。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app 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龙邪更新,请假单章免费阅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龙邪,龙邪最新章节,龙邪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