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被弟控的少年 第四章 (死神)

小说:[综漫]被弟控的少年 作者:赫璃 更新时间:2018-09-19 08:51:36 源网站:棉花糖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要遵守和兄长大人的约定,伊泽破天荒的睡了个懒觉。要知道,在真央学院学习的18年中,就算是吊车尾也是要求标准的时间作息。

  至于小狮那边,就说自己生病好了,反正这副废柴身体一年到头倒是真没少折腾,理由还算令人信服。

  明亮的阳光射入屋子里,一束束光晕如同透明的茧丝,萦绕在空气中。

  白哉已经在晨露未干之前去番队工作了,伊泽赖在白哉暖暖又干净的床上,来回的打滚,并不着急起床。原本一个浅浅的被身体压出一条凹陷的床铺,被伊泽恶意的滚蹭下变得凌乱不堪。这是他每天早晨都必做的一件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弄乱哥哥的床。

  由于白哉不喜欢仆人进入自己的房间打扰,所以像整理床铺这样的琐事一般都是白哉亲自动手完成。而伊泽的目的,就是欣赏白哉在整理被自己蹂躏地不成样子的床单时,那副明明温柔却又硬要板起脸的无奈表情。

  明明他不属于那种黏人又爱撒娇的小孩子,可是面对这个一直呵护自己的哥哥,依赖地把自己全部的缺点都暴漏出来,近乎离奇的信任和耍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习惯。

  他的哥哥,对别人从来都是冷漠淡然的,高贵遥远不可触摸的存在,可是在他面前,哥哥是温柔和煦的,体贴细心、真真切切会为了他而开心或是生气的普通人。

  他喜欢这样的哥哥,即使不说,但这就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伊泽暗金色的眼波里划过一丝复杂的色彩,继而惬意地眯起眼睛,低声笑起来。

  呐,要是让前世熟悉自己的人知道,那帮蠢货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吧。

  在被窝里躺了几个小时,照在脸上的阳光也开始变得滚烫,伊泽才慢腾腾地起床,凌乱的发丝扒拉在额头侧面,有些脱离脑袋的倾向。他随意地捋平支棱出来的银色发丝,踏拉着木屐“吧嗒吧嗒”走到了离床不远的木榻前,一手揣兜,一手拿起白哉特意准备好的牛奶喝了起来。

  桌面上的一抹金属光泽突兀的闯入伊泽的视线内,他顺着目光望去,拿起来看了看。脸上突然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与阳光相互争辉。这是现世人类使用的通讯工具——手机,看来哥哥大人连这层都考虑好了吗?

  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牛奶,浸湿的唇显得粉嫩柔润,在光线下泛着淡淡的光泽。

  伊泽抬眼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向窗外望去,眨了眨暗金色的眸子。

  这段时间是真央的学生寻找斩魂刀的日子,所以可以不用去学校忍受众多的八卦和难以消遣的无聊。既然答应了哥哥,小狮那里也不能去。除了小狮以外,他也没什么可以说话的朋友。

  难道要在家里乖乖地等到哥哥回家吗?!对他来说,还不如和流魂街的小豆丁们数地上的蚂蚁。

  哥哥不让他跟别人走出瀞灵庭,那么就去找哥哥好了。即使被发现,他也不会挨骂的。

  打定主意后,伊泽快速地洗了把脸,穿戴整齐后,伊泽揣着手机,走到樱花树下,等路过的仆人和婢女离开。他将纤细的身体靠在粗大的枝干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许久,伊泽睁开眼睛望着一个方向,晶莹粉嫩的唇弯起一个月牙的弧度。暗金色的眼瞳却闪过一丝凌厉,原本看似孩子气的外表压抑住的强烈气势,现下丝毫不隐藏的全部释放了出来。

  六番队的队员都是死的吗?一群没用的蠢货。

  随即,星子般耀眼的杏眼微眯起来,不注意观察就会误认为此刻的伊泽正在微笑。而只有树上名叫的小鸟察觉到了威胁生命的冷气与杀意,纷纷飞离。

  他的冰山哥哥又在逞强了,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此时,被弟弟惦念的白哉靠在粗大的树干上,修长的手指用力扣着树干,甚至食指和中指已经插了进去,细细的木屑落在白色的袖袍上星星点点,格外显眼。

  六番队的队员们全部都躺在离白哉不远的地上,每个人身上都留有血迹和尘土,看样子伤得很严重,昏迷不醒。

  白哉沉静的面容看不出焦急和恐惧,他静静地望着面前没有任何进攻意向的巨型大虚,蓝灰色的亮眸闪过一丝凌厉肃然。

  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不是害怕,而是左肩的伤口流出了大量的血,失血过多导致的眩晕,以致短暂的失明现象。

  千本樱被白哉紧紧地握在右手上,从剑的本身散发出微弱的光,使得大虚只能徘徊在离白哉极尽的地方,无法继续前进。这是白哉使用了卍解后留存不多的灵力,如果救援队在晚上之前还没到达,那么白哉就凶多吉少了。

  本来报告上描述的虚的攻击特点,大家都有所戒备。但是,眼前这个虚明显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只要靠近大虚周边二十米左右的范围内或是攻击大虚被反弹回来的光束打中的死神,全部被夺取了灵力,失去了攻击和防御的本能,只有被动挨打。

  结果,毫无悬念的——伤亡惨重。

  到最后,只剩下白哉一个人坚持着保持清醒,其余的六番队队员悉数昏死。四番队和十三番队的救援已经向这里赶赴,他要做的就是挺到同伴来的时候。

  血珠顺着宽大的袖子滴到地面上,形成了诡异的图腾。冰冷刺骨的痛觉,麻木了肢体的灵敏度,每一寸神经像被撕扯般,阵阵剧痛。

  白哉的身体轻微地颤抖着,双臂已经脱力地拿不起千本樱。借着树干,他才勉强直起身体,与面前的大虚对峙。

  坚持,他一定要坚持住。

  伊泽还在家里等他回去,自己答应过他,今晚回家陪他吃饭的。怎么可以在这里倒下。

  可是,围绕在白哉身边的光越来越弱,颜色越来越浅。如同幼卵的外膜一般,一口呼吸就能将其刺破,光壁微微地抖动着,漂浮在空气中,脆弱的不堪一击。

  即使是在危及生命的关头,白哉依旧一脸淡然,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上呈现着平日里的从容和沉静。墨色的发丝随风飘扬,宛若舞动的鸦羽。

  他抓着树干的手指不断地颤抖着,蓝灰色的清眸云淡风轻地望向面前张牙舞爪,随时要上前吞噬他的大虚。

  不得不说,朽木白哉很强。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能与大虚保持对峙的状态。这样的举动,并不是所有的番队队长都能做到的。

  但是,这种状态也仅仅保持了很短的时间。

  防御光罩慢慢地从变薄到透明,直到消失不见。不远处的大虚虽然暂时不知道光罩消失,但已经隐隐有躁动的情绪,似乎随时都会不顾一切地冲上来。

  白哉不动声色地使出全身的力气握紧斩魂刀刀柄,目不转晴地盯着大虚,准备最后的搏斗机会。

  树林里沙沙的树叶摩擦声,穿过白哉所在的整片森林,尖锐刺耳。

  大虚身后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少年正站在那里,静静地向白哉那边望着,似乎没有离开或是上前的意思。

  “你不去帮忙吗?你的兄长马上就要死掉喽,听说他平时可是最疼你的。”站在伊泽身边的青年人,白肤细目,眼角微微向上挑起,让人有种微笑的错觉。

  伊泽对市丸银的话置之不理,背对着他翻着白眼。

  明明刚从家里出来打算去找白哉,结果被旁边这个不怀好意、幸灾乐祸的家伙拉住,以中央四十六室秘密召见为理由,被强硬地牵制住了行动。

  经过讨价还价,也不过是征求到了从远处望一望白哉的机会。市丸银的那些话根本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行为。

  而且,若是他下去帮忙,兄长大人只怕会比现在更惨吧。就算白哉防御失效,中央四十六室的那帮老家伙也不会放任不管的,他又何必迎合某些人的恶趣味呢。

  不过,中央四十六室的召见什么的,恐怕是另有目的吧。看市丸银的态度,他们应该是还没发现自己的那个秘密。既使如此,他也不必费力隐瞒多久的。

  “你在开玩笑吗。”伊泽自信的一昂头,嘴角擒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中是满满的自信,“我敢保证,哥哥他一定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一副不设防的样子,万一我真的跑了,你要怎么交差呢。”

  被伊泽质问的市丸银并不生气,反倒夸张地笑道:“有什么可担心的,小伊泽不是犯人,不用害怕我的用意哟~上面的大人只是找你聊聊天而已。”

  聊天?!当他是三岁小孩子吗!中央四十六室什么时候无聊到找他一个吊车尾的谈心了!如果说是因为嫌他太丢死神的脸,要杀他以保全尸魂界的名誉他还会相信些。

  下面的白哉完全失去了最后一丝灵力,大虚正朝他的方向一步一步试探性的接近着。

  看到这里,伊泽扭过头来,伸了个懒腰,冲市丸银说道:“走吧。”

  显然是诧异伊泽不顾白哉生死的举动,市丸银紧紧地看着伊泽,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寻到一丝破绽,可惜,在伊泽真实耀眼的笑容下,他没有发现一丁点伪装的迹象。

  最后,市丸银放弃了努力,深深地看了伊泽一眼:“你真的不在意?”

  伊泽自然地耸耸肩,微眯着的眼中带着了然的笑意,暗金色的瞳孔中波光流转,抿着嘴一副慵懒的表情“要么怎么样,奋不顾身地冲下去和哥哥一起被大虚吞噬吗?这样的做法,不会让哥哥有任何的感谢,说不定会被气死呢。我还是很明白自己吊车尾的能力,英雄嘛,还是让别人去当吧。”

  伊泽默不作声地望向森林的某个方向,歪着头,一脸为难的样子“而且对于一个身患重病、随时可能死掉的人来说,我只想好好地活过剩下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第四章发送完毕,请大家放心阅读。

  某璃知道最近的更新很不给力,但是,实在是没时间。

  又不想大家没有文看,所以只能一次抽出时间来打一点,希望大家见谅。

  至于《永恒》那边,不出意外还有三篇吧,所以可能会往后延一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漫]被弟控的少年,[综漫]被弟控的少年最新章节,[综漫]被弟控的少年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